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情色笑话

【偏偏要做你的M】(3.12)【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12章

  我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做出视死如归的姿态。

  「咔嗒」的轻轻声响后,我的下身传来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剧痛。

  像是无数个细小的铁刺在我的每一个细胞里搅动,像是炽热的开水一波又一波地从血管里灼烫着嫩肉,像是身体被一次又一次地撕裂开又拼合起来。

  但即使是上面这些比喻全部加起来,大抵也不足以和此刻这真实的电击匹敌。
  我的喉咙不由自主地发出撕裂般的惨叫,而嘴唇本能地拼命用力张开,拉扯别针所穿过的伤口,让鲜血从唇间流了出来。

  全身上下都在不停地抽搐着,我整个人在空中乱晃;这种乱晃让龟头上的钩子更加猛烈地撕扯着伤口——但电击的疼痛是如此强烈,我都感觉不到那种撕扯了。

  仅仅几秒过后,我就后悔至极了。

  为什么要和魏麒进行这种所谓的比较,来让自己承受这种可怕的折磨?
  我宁愿承认自己不如魏麒,也不愿接受这种非人的残虐了呀。

  可我此刻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我手被绑住,身体悬空,嘴也被堵住,连求饶和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每一秒钟,我都在想,我的脑袋为什么还没有炸裂,我为什么还没有昏迷,我……我为什么要这么愚蠢,这么逞强,把自己逼到这样的境地。

  看到无比痛苦的我,吴小涵的刑虐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却还没有彻底满足。

  她弯下腰凑到我的面前,睁大了那双可爱的眼眸,对我说道:「你好像就受不了了呢,小可爱。可我还没开到最大的电压呢。要不要开上去呀?」

  我拼命摇头——我只想此刻立刻关掉电源;哪怕停留在目前的电压,我都已经是生不如死。

  「哎呀,」吴小涵像是忽然想起来,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你刚才好像要是我完全不管你疼成什么样的呢。我不该征求你意见的。我这就去把电压调高好啦。」

  说完,吴小涵蹲下了身。

  果然,疼痛再一次超乎我的想象——电压攀升的一瞬,我的眼泪就又一次夺眶而出。

  刚才的痛楚就已经是我从没想到过的了,现在疼痛更是突破了极限——我都不敢相信,人体的神经系统竟然能传达这种级别的疼痛。

  我在心里咒骂自己是个智障——我为什么要答应吴小涵可以随便虐我?我为什么要那么天真?

  我甚至宁愿吴小涵用的电压再高上十倍——那样的话,也许我的下体就会直接被烧焦失去知觉,也不不用再煎熬了。

  我宁愿此刻就死去——我第一次如此真切而强烈地懂得了「生不如死」、「求死不能」这些词的含义。

  别说是死了,我甚至愿意承认自己不爱吴小涵,愿意从此刻就永远离开吴小涵,来换取从这种疼痛中解脱。

  可这些想法,又让我在同一时间对自己很失望。

  原来,人的所有感情、所有信念,在肉体的极限面前,真的就是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先前就听说过,真正的现代酷刑,根本没有人能够扛得住;只是,当时我还以为,我对吴小涵的感情是那么深,可以超越这些限制。

  现在,我才觉得自己以前是那么幼稚、那么自负。

  在剧痛之下,我终于还是悄悄地在心里背叛了自己对吴小涵的感情。

  因此,我心里忍不住羞愧,觉得自己对不起她;甚至,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当然,现在,我也只能在心里悄悄地背叛。

  我的嘴巴被堵住,根本没有机会开口说「我放弃」、「我不爱你」、「我宁愿永远离开你来换取停止电击」。

  我只能承受下去,并祈祷着自己赶快昏迷过去——因为,指望吴小涵停手,显然是不现实的。

  吴小涵没有一直保持最大电压的电击,而是站到了我身旁,用她灵巧的脚踩在电针仪的旋钮上,调节起来。

  她把电击脉冲的频率调高,电压则降低了不少。

  这样一来,电击的刺痛感稍稍降低,灼烧感却有所增加。

  在这种高频电流的刺激下,我感到自己的下体越来越热,仿佛龟头和蛋蛋都要着火一般。

  只是,我忽然想到……电击诱发射精,用的就是底电压而高频率的电脉冲呀。
             吴小涵这是要——

  果然,不一会儿,我就有了要射精的感觉。

  虽然有所预感,但我还有一点惊异——在此等剧痛之中,我竟然还有要射精的感觉。

  不……不能这样,我不能射精,不能再做出这种刺激吴小涵的事情。

  一瞬间我清醒的意识到,对于从来不允许M高潮的吴小涵来说,我要是真的高潮了,只会成为她更残暴地虐待我的借口。

  虽然她虐待我从来不需要什么借口。

  但此刻全身已经痉挛的我,连深呼吸都做不到,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身体的本能。

  明明没有什么真正的快感——可是在下体因电击而产生的抽搐中,精液已经渐渐没过了堤坝的顶端。

  没过几秒,我的下身就把攒了四个月的精液全部射出。

  若不是那乳白色的液体的话,吴小涵肯定不知道我已经高潮——我的呼吸早已急促不已,而身体也早已僵直地抽搐着,高潮时的动作丝毫看不出和先前有什么区别。

  那白浆从我被吊起的龟头中迸发而出,向上喷射后,又抛洒了一地。

  还好,吴小涵没有站在那个方向;不然,恐怕弄到她的身上都有可能。
  「小废物,居然这么快就真射出来了?」吴小涵轻蔑地说:「敢没经过我允许就射精,看来你是想被虐得更狠啊。」

  我猜到她会那么说,可还是绝望地摇着头,企图抗拒这种安排。

  因为电击导致肌肉痉挛的缘故,我「呜呜」的乱叫都已经断断续续。

  女神做出了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用靴底踩了踩地上的精液,然后微微抬起脚,把靴子伸到我的脸边。

  那黑色的长靴此刻显得无比高大——看着那靴底,我真真切切感觉自己有如一条蛆虫。

  而那高贵的靴底上,确实已经沾上了黏黏的白浆,看上去有些恶心。

  「看看你弄出来的这恶心的东西,把我的靴底都弄脏了。不觉得很过分吗?」
  明明就是吴小涵主动走过去踩的呀……

  但此刻的我无法辩驳,只能任由吴小涵把那腥臭的液体都抹在了我的脸上:「这么脏的东西,果然还是最和你的脸最配啊。自己好好享受吧,变态。」
  蹭完一遍后,她又去用靴底把地上剩余的精斑全部擦干净,然后继续往我的脸上抹。

  不过,相比起下体传来的那撕裂骨肉的剧痛,这样的羞辱已经根本不算什么了。

  吴小涵问道:「怎么样,被自己颜射的感觉好吗,小贱货?」

  我说不出话,只能摇摇头。

  「不喜欢?」吴小涵说:「不喜欢那你还射呀?真不知道你们男生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算啦——反正一会儿电压调到最高,你也就射不出来了。」

  将我弄得一脸白浆后,吴小涵似乎越来越有状态了,她用指尖轻轻划过我已被拉扯得不成样子的肉棒。

  「这么下流无耻的东西,不把它电到烧焦,都是没天理呢,对吧?」

  烧焦?如果能快一点烧焦的话,那就算烧焦也不怕了——至少比继续煎熬下去强。

  不过,心里想着这些,嘴上依然只能「呜呜」地叫着。

  这一次吴小涵没有弯下身,只是用脚尖踩住旋扭,轻轻一扭,把电压和频率双双调到了最高。

  猛增的剧痛再一次突破了我的极限,让我全身抽搐得更加厉害了——我感觉我自己都要摇晃得把我的肉茎给扯断了,连吴小涵都被我撞得后退了半步。
  而即使说不出话,只是闭着嘴呻吟,我的嗓子已经喊哑了。

  因为上半身倒垂向下的缘故,因挣扎而从我的嘴唇里流出的鲜血,也沿着脸庞流到了我的眼睛里,让我的视线一片血红。

  每一秒钟,我都只想死,只想解脱;我宁愿放弃一切,来换取从这种每一个细胞都被研磨的剧痛中解脱。

  我依稀听到吴小涵说:「你这个下流的脏东西,尿都流出来了,恶心死了。」
  我眨了几下眼,用眼泪把眼睛里的血液冲刷开,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下体——果然,从那拉伸的几乎断掉的鸡鸡里,黄色的尿液正在混着鲜血流出。

  看来,我确是被电得小便失禁了——虽然我自己都没感觉到;大约是因为我的下身除了电击的剧痛以外,已经没有知觉了吧。

  「先是血,又是精液,现在是尿。你的鸡巴怎么总是要弄出那么多脏东西啊,嗯?果真是肮脏到不割掉都不行吗?」吴小涵的声音并没有显得严厉,反而像是在嘲讽。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宁愿吴小涵现在就割了我的下体,完全割掉。

  至少,那样就不用承受这种一秒都无法再承受——不,一毫秒,一微秒都不无法再承受的剧痛了。

  可是——她连这样的选项都没有给我。

  吴小涵又站了一会儿,说道:「好了,不看你这恶心的东西了,我先出去吃点零食啦,心情好了再进来给你断电,就像上次电魏麒的时候一样。你最好祈祷我吃得快一点噢。」

  我拼命摇头,而吴小涵不为所动。

  我歪过头,只见那黑色皮衣的背影离我而去——她那清脆的脚步声,从没让我这么绝望。

  我心里想着:小涵学姐,求求你别走,真的别走,我真的会死的……

  可是我只能呜呜乱叫着,看着她一步步走开。

  关上调教室的门之前,她甚至还对我做了个鬼脸:「坚持住噢,我相信你的。」
  这样的话,放在往常确实能够给我莫大的鼓励来对抗疼痛。

  可这一次的疼痛,已经是任何话语、任何信念都无法抗衡的了。

  此刻,就剩下我一个人被悬在空中,任凭电流撕裂着我的身体和灵魂。
  我会不会真的被疼死呢?

  我那么后悔选择放任吴小涵电击我——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