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古典武侠

【异端之神】(19)【作者:2804414863】
字数:7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拨动命运)

         *********************************

  嘛,这章我想写的有点长,好几个故事没写呢,但又不想一章写完,就分了两章完成(其实是懒)(笑)

  这两章会是世界构架透露的比较多的章节,主要是势力的构架。

  嗯,最重要的是,好久不见,感谢那些一直支持并回复我的人,毕竟我开了三个坑,看起来很别扭。这全都是由于自己想讲的故事和脑子中的画面实在太杂了,星辰大海之间的战斗我想写,朝堂里的血雨腥风我还想写,所以……你懂的(笑)

         *********************************

  叶夫斯尼娅扯紧身上脏兮兮的兽皮,感受到自己怀里的女儿呼吸平缓,松了口气。

  亚巨人美妇伸头看了看门口,自己的丈夫还没有回来,自从那只红龙来到这里,他们的部落就沦为了红龙的奴隶。

  附近大大小小的部落都被红龙抓过来建造它的洞穴,叶夫斯尼娅的部落是附近最强的部落,毕竟有两位传奇。

  但那只红龙可不是传奇能对付的了的,叶夫斯尼娅叹了口气,现在就算是逃都没可能了,只是苦了自己的女儿。

  叶夫斯尼娅给柳德米拉盖好兽皮,起身去外面看看。

  自己和现在的丈夫也没有什么感情,纯粹是想生出来一个血统强大的孩子,红龙来后他作为部落的首领倒是首先臣服了。

  叶夫斯尼娅穿戴整齐,掀开门帘,眼前是静悄悄的部落,亚巨人男人们一早就离开去为红龙建造洞穴去了,剩下的妇幼或是躲在家里,或是出去找吃的去了。
  只有几个屋子冒着炊烟,叶夫斯尼娅走到部落的大空地前,招呼着几个妇人把煮好的菜汤称出来分给饥肠辘辘的族人。

  忙活了一上午,总算勉强让留在部落里的人都吃了点东西。

  这些弱小的亚巨人原来并不至于到这种境地,只是那些稍微强壮些的族人都被奴隶而去,一些捕猎的事情只能他们去做了,而且还要承担红龙的口粮和亚巨人工人的生活消耗。

  叶夫斯尼娅叹了口气,不去想那些沉痛的现实,现在她只希望建造完洞穴后那只红龙能放走他们。

  「妈妈!」熟悉的声音传来,叶夫斯尼娅转身,脸上露出笑容。「怎么了,柳德米拉?」

  亚巨人少女小跑过来,扑到母亲怀里,用脸颊蹭着母亲的丰乳。

  「父亲让你去马上去见他。」「嗯?」叶夫斯尼娅一愣,他现在不应该在指挥建造红龙洞穴嘛,怎么现在回来了?

  叶夫斯尼娅向部落门口走去,刚走几步,就看见远方渐渐血红的天空和隐隐传来的龙吼。

  「这是……」叶夫斯尼娅加快了步伐,拐过一个路口就看见了一群伤痕累累的亚巨人战士,领头的就是自己的男人。

  「你怎么……」叶夫斯尼娅握住他的肩膀。男人一回头,黝黑的脸上能明显的看出惨白和虚弱,脸庞上的战纹沾着血迹。

  「快点,带上武器,跟柳德米拉快走。」男人急切的说。

  「你们是不是……」叶夫斯尼娅刚想说什么,一声暴怒的龙吟从附近的山上传来,叶夫斯尼娅顿时明白了一切。

         —————————————————

  「呃……」叶夫斯尼娅费力的睁开眼睛,身上传来的剧痛让她不敢轻轻移动自己的身体。

  「妈妈?!」柳德米拉惊喜的声音传来,听见女儿的声音叶夫斯尼娅也松了口气。

  「醒了吗…」沙哑的熟悉嗓音让叶夫斯尼娅一惊,她想起了昏倒之前经历的逃亡。

  遮天蔽日的红色身影和灼热的空气是她扭头看到的景色,那一口血红的吐息则是她最后的记忆。

  只是,在龙息下自己还能活着吗?叶夫斯尼娅转动眼珠,看了看自己的丈夫。
  原来高耸的身体变的枯萎矮小,健壮的肌肉萎缩。头发已经半白,脸庞也枯朽不堪。

  「你怎么…」叶夫斯尼娅挣扎的想说话,丈夫手上泛着生命的绿色,每一次触碰到叶夫斯尼娅她就感觉身体好了几分,而丈夫的身体则又衰老几分。

  丈夫苍老的面容露出一丝笑容,颤抖的伸出手摸了摸柳德米拉的头,柳德米拉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冲叶夫斯尼娅点了点头,用长矛撑起自己枯朽的身躯,一步步向山洞外走去。

  柳德米拉伸出手想拦住他,伸出去又收了回来,哭着跪在母亲旁边看着父亲一步步走出山洞。

  不久,一阵热浪从洞口传来,随之的还有一声声愤怒的吼声。

  熟悉的波动传来,叶夫斯尼娅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那是部落里祖灵的波动,是个强大的独眼巨人,唯有鲜美的灵魂才能让祖灵出手。

  一阵阵的震动让山洞上的土不停的掉下来,几声巨大的声响后,随着巨人不甘的咆哮,一切安静了下来。

  红龙扇动翅膀在附近游荡着,母女二人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响,柳德米拉抽着鼻子,忍着不哭出声来。

  红龙的吼声渐远,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

  叶夫斯尼娅睁开眼睛,梦中的记忆仿佛就发生在刚才,身体的疼痛和心里的紧张与压迫让她心跳加速。

  美妇撑住上半身坐起来,感受到自己双腿之间黏黏的感觉,红着脸起来想要擦一擦。

  「怎么了,又梦到什么了?」美妇身边的罗德打了个哈且,揉着眼睛问。
  「没什么…」叶夫斯尼娅把罗德抱到自己怀里,靠在枕头上看着装饰奢华的房间。

  不得不说这些血精灵的审美比别的吸血鬼好多了,优雅而高贵的感觉充满了房间。其他的吸血鬼只是高贵的皮而已,底下还是藏着暴虐的本性。

  但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叶夫斯尼娅叹了口气,她现在还是想念自己的部落,想念那缓缓飘起的炊烟,也更加担心自己走后部落将承受红龙的怒火。
  只是女儿还需要自己照顾,想到女儿,叶夫斯尼娅咬了咬牙。女儿不能活在那只红龙的阴影下,她天赋很好,不能因为自己的念想而消费女儿的未来。
  「嗯~ 」罗德一口咬上美妇的乳头,粘着口水的乳头在火光照耀下闪着光。美妇尽心的侍奉着自己的小主人,期待自己母女二人能在小主人心中有更好的地位。

  罗德伸手抓住美妇的另一只乳房,酥软的乳肉深深陷了下去,之后又惊人的弹了回来。

  罗德轻轻拍了拍美妇的脸蛋,美妇顺从的仰躺在床上,罗德坐到美妇柔软的小腹上,肉棒就自动插进了乳肉中。

  二人巨大的体型差距让罗德能把美妇的丰乳当做靠枕用。罗德上半身向前倾,趴在丰乳上,美妇光滑的皮肤挤压着肉棒,汗液和淫液混在一起,把肉棒和乳肉蹭的油亮。

  美妇双手捏住自己的丰乳揉按起来,丰盈的乳肉摩蹭着肉棒。亚巨人的巨乳轻易的就包裹住罗德的肉棒,罗德感觉就像插入『乳穴』里一样。

  「噗滋……」

  罗德耸了耸胯,喷射的精液就全粘在了美妇的乳肉上。罗德扒开乳肉,只见几团白浊粘在乳房的中间,冒着热气,正顺着山峰向中间的深谷里流着。

  美妇喘息着,白天锐利的眼睛现在满是魅意。「主人,您将来想把卡列奇……」

  「我知道你想的什么…」罗德打断了身下美妇的话语,罗德揉捏着美妇粉红的乳头,慢慢说出了自己想法。

  「那条红龙,我会帮解决的,毕竟亚巨人也是不错的眷族,但是现在…」
  罗德把手指伸进美妇樱唇里搅动,美妇噘着嘴,柔软的香舌顺着手指的搅动舔吸。

  「现在的事情是要与卡斯坦因谈判好,卡列奇从西尔凡尼亚分裂出来,肯定会损害那群吸血鬼的利益。虽然他们也只有个名义上的统治,但面子上也不好看。」
  「不过,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呢,况且,现在的形式,也由不得他们。」

        ———————————————————

  「伊莎贝拉…」

  一声苍老的声音在昏暗的走廊里传荡,墙上暗淡的灯光照着对面的一个个人物画像。

  画像上的人有男有女,每个都身着华贵,气质优雅。但要是你仔细观察,每人的眼眸都被涂上了猩红的颜色,在灯光下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这是卡斯坦因历代的家主,无一不是暴虐成性的吸血鬼。虽然卡斯坦因为人所不齿,但一代代的传承与积累下来,在没有种族神灵的眷顾下,卡斯坦因家族能以吸血鬼之身在世界格局上有一席之位,凭借的就是暴虐下隐藏的狡猾与隐忍。
  西尔凡尼亚立国之前,吸血鬼一直是寄生在人类中的种族,以一个个家族的形式存在着,小心翼翼的在黑夜里隐藏自己,慢慢积蓄着力量。

  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几大吸血鬼家族就准备发动政变,建立自己的国服,却没想到被当时自己信奉的神灵——夜女士所抛弃,除了提前嗅出危险逃走的卡斯坦因外,其他家族都死在圣国赛斯的圣光和金盾王朝的刀枪下。

  这次事件导致吸血鬼实力大减,卡斯坦因家族不得不逃离大陆中心,到偏远的东南沿海发展,最终在建立了西尔凡尼亚。

  「伊莎贝拉…」一个身披猩红长袍的老头拄着拐杖,慢吞吞的沿着走廊向最里面迈步。

  「怎么,老不死的着急了?」一个冷漠的女声从对面传来,随之的还有登登的脚步声。只见一个冷着脸的高挑女子走过来,穿着与老人样式一样的红袍。
  「当然啦…」老头淡然一笑,眯起猩红的眼眸,笑眯眯的说「人老啦,总爱担心家族的传承问题。这次,可真是出了大问题啊」

  伊莎贝拉沉默不语,她也知道这事麻烦,但她有信心,作为卡斯坦因家族的族长,西尔凡尼亚的女大公,她能漂亮的解决这件棘手的事。

  似乎是看出了伊莎贝拉的想法,老人在心里摇了摇头,她还是没明白神灵对世界的意义啊。

  「『面具』找过我了,」老人自言自语的开口,一开口,伊莎贝拉就惊讶的看着他,然后,心里猛的出现一股夹杂着愤怒的莫名感觉。

  自己当了这么多年大公,做了这么多事,而在那些老不死的眼中,真正的吸血大公的还是眼前的这个老头吗…

  「说什么了…」伊莎贝拉硬邦邦的开口,周围的空气立刻冷了几度。

  「他们已经选择道歉了,」老人没有在意伊莎贝拉的口气,「并已经准备好了给那位大人的礼物。」

  「大人?」伊莎贝拉冷笑,「就那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半神?」

  老人点点头,「虽然只是在抓捕一个魔女的过程中招惹到了那位,但碰巧潘达因想去挑战那头狮子,就靠着这个由头去了,差点就杀了当时弱小的那位…」
  老头叹了口气,「有过这种耻辱的经历,那位一定不会放过『面具』的,要知道,精灵神系知道那位的身份后已经疯了,而『面具』不过是金盾的一个用来掌控地下世界的工具而已,你说金盾会为了一个工具而对抗精灵吗。」

  「『面具』为了自己能存活,舍掉点面子不算什么…」

  「那个身份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伊丽莎白打断了老头的话,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老头想了想,「如果说,整个世界是个棋盘,星界里的神灵是或强或弱的棋手,那么,跟那位身份一样的存在,则是设计并完成这个游戏的人。」

  「所以,伊丽莎白,跟我进去吧…」老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伊丽莎白一眼,率先走进了黑暗。

  伊丽莎白看着老头的背影默然无语,这是卡斯坦因的亡者走廊,通向从西尔凡尼亚建国之初就存在的吸血鬼墓穴。

  墓穴里沉睡着卡斯坦因的始祖直到上一辈的大公,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死了还是只是沉睡。

  吸血鬼是寄生在人类身上的种族,也意味着吸血鬼的历史跟人类的历史一样久远,与人类连年征战不同,吸血鬼以家族的形式存在,这样的形式让他们的传承几乎从未断绝。

  吸血鬼墓穴就是卡斯坦因的传承所在,从不知多少纪元以前就存在的始祖一直到现在,无数实力强大的传奇吸血鬼沉睡在此。

  因此,吸血鬼墓穴也被外界称为『血侯之棺』。

  现在,卡斯坦因的两位传奇想要到祖先的沉睡之地里,去寻求伟大先祖的帮助。

  先祖给予的帮助,或者是一个想法,或者是一件物品,又或者,就是一位来自过去的强大吸血鬼。

  伊丽莎白的统治地位本来就不稳固,如果哪位先祖亲自从沉睡中醒来,自己,还是西尔凡尼亚的大公吗?

  周围的蜡烛闪着昏暗的光,伊丽莎白冷漠的脸上看不出来表情,墙上华丽的装饰有着浓重的血腥味,衬托着画像上的人物越来越诡异。

  …………………………………………………………

  「吱呀」

  身着蓝衣的侍卫打开大门,一个魁梧的身影走进房间。

  「父亲…」英武的青年队对着桌子前坐着的老人行礼。

  「哦,法恩斯啊。」莱茵斯特二世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笑意。

  老人对自己的儿子很满意,年纪轻轻就半只脚迈进传奇,实力强劲,处理事务也很老练,未来一定是个英明的国王。

  「父亲,德罗萨使者又砸了一家店!还是您最喜欢的那家酒馆,您一定要……」

  「法恩斯,」老人打断了儿子愤懑不平的话语,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口,「德罗萨跟我们是世仇,两国的仇恨连神明都无法调和。」

  「但现在我们需要和平,」老人把视线转向窗外,「莱茵斯特还没有从上次战争中恢复过来…」

  「但他们也是!」

  「他们和我们不一样!」老人猛的转过身,严肃的警告,「德罗萨那群将军是把国家当军队用,而我们,法恩斯,我们是国王!」

  青年低下了头,老人缓和了语气,「你终将加冕为王,法恩斯,到那时候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但是,父亲…」青年抬起头,想要说什么,看了看周围,迈步走向老人,俯下身子对老人耳语。

  「但是,父亲,我现在就将为王啊!」青年抚摸了一下手指上新戴上的戒指。
  铁器入肉…

  老人瞪大了眼睛,楞楞的看着从自己胸膛前穿出的细剑。

  「你……你……」老人虽然年老,但仍是传奇,刚想使劲,全身上下就传来阵阵酸疼。

  老人踉跄的往后退着,退到窗边,扶着窗户喘着粗气,扭头看着黑暗的人影,那是自己的王后,刚才的酒就是她亲手交给自己的。

  「父亲,」青年现在老人面前,脸上满是狰狞,「我已经忍不了了,不仅是我,全国大大小小的佩剑贵族都忍不了了」

  「你从中年开始就处处忍让,现在到了老年,难道我们还要忍下去吗!」
  「赛斯的传教士在我们的领土上蛊惑我们的人民,德罗萨的士兵在边境处处紧逼,乌兹坦的豺狼人掠夺我们的食物,就连堕落的金盾王朝都能把我们呼来喝去,精灵更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父亲,我问你,你是怎么忍下去的!」

  「我们莱茵斯特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我们的贵族都是依靠武勋来分封,父亲,你难道不知道吗!」

  老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只吐出了一些血水,刚才的毒酒已经让他失去了传奇的力量,来自儿子的一剑更是让他心灰意冷。

  「不过…」青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那都是过去了,」青年笑了笑,「现在,我统治这个国家!」

  「你会把它带向毁灭!咳咳…」老人尽力说出了一句话,然后咳嗽不止,鲜血浸满了老人胸前的金色狮子。

  「不!父亲」青年冷漠的看着垂死的老人,「它将在战火中,得到永生!」
  老人停止了呼吸…

  青年在父亲尸体前面站了一会,转身向门外走去。

  在旁边观看了一切的侍从弯恭敬的下腰,为新国王打开大门。

  门外,已是清晨,金色的阳光撒在建立在山巅上的城堡,城堡的前面飘扬着蓝底金色的狮子旗帜。

  城堡下面是莱茵斯特的首都,刚刚清晨,但一列列的士兵早已站在城市的各个主要街道上。

  从城市到山巅的道路上更是站满了士兵,各种家族旗帜飘扬,但最多的,还是蓝底金狮旗。

  阳光照在旗帜上,把金色狮子映的闪闪发光。

  法恩斯深吸了口气,张开胳膊拥抱这醉人的景色,拥抱这强大的军队,拥抱这无比的权利。

  几个落魄的贵族被压到广场上,旁边的贵族一下令,原来风光无限的贵族顿时身首异处,这是站错队的结果。

  「吾王……」几个大贵族走过来,恭敬的跪到法恩斯身后。

  「呵呵…」法恩斯转过身来了,看着下手的几个心腹贵族,「各位,这场战争,将是我的杰作,而我们,也将名传万世!」

  「吾王千古!」

  阴影处的身影,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弧度。

  …………………………………………………………

  「你是?」牛头人小孩抬着头懵懂的看着眼前的高大的身影。

  高大身影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粒白色的小石头给了小牛头人。

  小牛头人接过石头,伸舌头舔了舔,顿时,眼睛就亮了起来。

  「那种味道叫甜味,这种石头叫糖。」高大的身影闷声闷气的解释着,伸出手摸了摸小牛头人的头,小牛头人头上的尘土被荡下来一层。

  身影迈步向部落里走去。

  「你是……难不成…」看到他的牛头人都瞪大了眼睛,惊诧的看着他,看到他走的方向,默默的放下手头的事,跟在他后面。

  终于,身影在部落的广场处,停了下来,人影看着广场中间用石头和土堆成的人像,叹了口气。

  「回来了?」年老的牛头人巫医从人群中出来,看着眼前的牛头人,原来粗大的双角断了一只,脸上有道长长的伤疤,裸露的上半身上满是伤痕。

  但,还是原来的那个眼神,还是那个立志解救部落,颠覆尘石荒漠,消灭乌兹坦的牛头人。

  就算曾经失败,就算被卖为奴隶,在角斗场上浴血,为搏那些大人物一笑而差点付出生命,他还是回来了。

  牛头人们静静的看着广场中心的人影,等待着他的决定,是掀起血海狂涛,还是安心生活,他们都支持他,因为他值得牛头人尊敬。

  身影从身后摸出一柄长斧,站直身体,紧紧握住斧柄,狠狠向地上插了进去。
  地面为之一震…

  人影死死的盯着斧尖…

              人影半跪下来

  「吾,加斯特洛·血石,以持斧者的身份,在此,召唤远古的英灵,请诸位指引未来的道路。」

              地面开始震动

  裂缝从斧柄处开始向外蔓延,绵延数公里随着巨大的烟尘升起,一座座巨大的柱子升了起来,上面刻画每头着牛头人英雄的事迹英灵的虚影出现在柱子身边,身着各异的牛头人都统一看着广场上的那个人「那是解放者,还有战争血蹄」
              人群开始沸腾

  「看,那里!」有人喊了一声,人们的目光看向了最近的那座柱子上面刻画的正是加斯特洛的事迹,只是没有虚影出现「原来,你们都知道吗…」加斯特洛叹了口气,站直身体,拔出了斧头。

  英灵的虚影消失,只留下几座巨大的图腾柱。

       牛头人们崇敬的看向那个已经被英灵承认的人

  一位活着的英灵!

  「现在,拿好武器,跟我走!还有,最近的豺狼人部落在哪?」

  …………………………………………………………

  「呼……呼……」

  卡威科喘着粗气,连续鏖战了一个上午,终于,角斗场里就剩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一个断了一只角的牛头人,也是伤痕累累。

  旁边观众席上的呼声越来越大,卡威科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卡威客快步向前,顺手捡起旁边的一把长剑,牛头人也开始加速,手里的斧头向着卡威科砍过来。

  卡威科灵巧的在地上打个滚,躲过了牛头人的斧头,斧头在地上打了一个大裂缝。

  蛮族人灵巧的爬到牛头人身上,牛头人疯狂的甩动身体,但卡威科还是死死的粘在牛头人后背。

  牛头人停了下来,乘着时候,卡威科举起手中的长剑,刚想插进去,一只大手就掐住了他的身体。

  牛头人把卡威科摔到地上,卡威科吐了口血,在牛头人的蹄子踩下来之前一个翻滚躲了过去。

  牛头人疯狂的冲卡威科扑了过去,卡威科双腿用力一缩,身体向底下滑了过去,牛头人扑了个空。

  趁着牛头人没能站起来,卡威科从身边捡来一条铁链子,跳到牛头人身上,绕着牛头人的脖子来了几圈。

  牛头人伸出手想要拉开链子,但他粗大的手指对于链子来说太大了,没能顺利的插进去。

  卡威科在牛头人身后死死的拉着链子,牛头人疯狂的向后抓了一会,渐渐没了力气,倒在了地上。

  潮水般的欢呼声环绕了角斗场,卡威科站起来,看着贵宾席上的大人物。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群众的欢呼声响彻天空,那些大人物也没有异议,示意卡威科杀死牛头人。
  牛头人倒在地上,眼睛看着天空,不知怀念着什么。

  忽然,一阵爆炸声传来,角斗场的一边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

  一群衣衫褴褛的角斗士有的拿着武器,有的赤手空拳,从里面冲了出来,沿着废墟爬上了观众席,开始一面倒的屠杀。

  贵宾席的大人物们在亲兵的护卫下匆匆离开,卡威科知道时间不等人,马上乌兹坦的正规军就要来了。

  卡威科捡了把斧头扔给牛头人,牛头人伸手接住,坐了起来。

  「兄弟身手不错,跟我们来吧。」

  牛头人看了眼卡威科,「你们是要逃跑吗…」

  「怎么能叫逃跑呢,这可是革命啊…」卡威科歇了会,笑着说。

  「哈,革命,」牛头人楞了会,自嘲的笑了笑,「我喜欢这个词语。」
  卡威科也笑了起来,「我叫卡威科,蛮族人,你呢?」

  「加斯特洛·血石,一个牛头人战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