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情色笑话

【女白领的天体生活】(31)【作者: maxchan6688】
字数:8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卅一)天体维权三

  在我们的指挥和警察的监视之下,乡亲们很快就收拾好物品,在阿志、表哥和阿海的协助指引下,陆续散去。

  最后,三个男人分别拿着萍萍、姗姗、梅婆婆和钱大姐四个人刚才脱下的衣服,站在一边,我和可可坐车来的时候就是赤条条一丝不挂的,根本没什么衣服,他们只好带来了我们的背囊。

  可可指着背囊,笑道:「这个我们暂时不需要了,麻烦帮忙先带回去,回头再给我们吧。谢谢啦。」

  阿志盯着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可可,有点疑惑,问道:「那你们就这样……」萍萍打断丈夫的话,说道:「阿志、表哥,我的衣服也不要,你们也一起先带回去吧。」阿志又吃了一惊,颤声问道:「萍萍,你……你打算就这样去政府……?」
  这时,一旁的梅婆婆接口道:「嗯,小志,我们几个都一样,你们几个帮我们把衣服通通都带回去。」

  顿了顿,转头向钱大姐和姗姗问道:「对不对?」钱大姐和姗姗异口同声的大声应道:「对!」可可挥挥手,笑道:「清楚了吗?清楚了就回去吧!」几个男人听了,脸上都佈满了惊诧之色,但看着眼前几个众女子,虽然有老有少,燕环肥瘦各不一样,但同样的是,每个人脸上都一样的充满了热情和坚定的神色。
  虽然每个人身上都是完完全全的赤身裸体、一丝不挂,不管是乳房、阴部还是臀部,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完完全全无遮无掩的袒露着,但每个人都大大方方,没有丝毫的尴尬和扭捏。眼前的女人与自己朝夕相对,明明非常熟悉,但此刻,却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如此陌生,变得自己都不敢相信。几个男子互相望瞭望,不再作声,静静的走了开去。

  终於,除了远处兴致勃勃的围观群众,广场上只剩下几十个警察和我们六个女子。一方是手持警棍和盾牌、全副武装的几十个男性警察,另一方却只是几个手无寸铁的弱质女子,不但是手无寸铁,而且还是身无寸缕!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身无寸缕!双方的人数、着装和装备相差如此悬殊,形成了巨大的视觉震撼,甚至可以说是千古奇观!

  这时,一直盯着我们几个,默不作声的张局长开口说道:「既然几位已经做了决定,我也不多费口舌了。咱们就不耽误时间了,这就出发吧。」可可笑道:「张局长果然快人快语,做事雷厉风行、英明果断!」

  冷峻的张局长听了,微微笑了笑,说道:「你也很不错,胆大心细,很有领导风范!」可可吐了吐舌头,伸手按着胸前两只高耸饱满的乳房,笑道:「能得到张局长这句讚扬,小女子真是受宠若惊呀!」张局长又笑了笑,挥挥手,说道:「牙尖嘴利,不和你斗嘴了,走吧。」

  可可又吐了吐舌头,叫道:「局长,遵命!」张局长指了停在远处路边的一辆中巴车,说道:「咱们一起坐那辆车去。」说着,带头迈步走在了前边。可可向大家点点头,说道:「咱们走吧。」众人点点头,萍萍走到梅婆婆身边,搀着梅婆婆的手臂,温言说道:「今天辛苦梅婆婆您了,我代表全村乡亲们感谢您!」梅婆婆点点头,在萍萍的搀扶下,向前走去,我们几个也先后迈步跟上。

  通往中巴车的路上被前方的警察开出一条路来,道路两边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围观群众,看起来有点像时装秀的T台,准确的说,是像极了电影节开幕式的红毯大道!换个角度,前面有警察开路,后面也有警察垫后,两边是群情汹涌的人民群众,还有几分像国家领导出巡、人民夹道欢迎的架式!我一边走,脑海里一边涌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想法,感觉很有趣,也非常的刺激。

  说来话长,路程其实很短,在两旁围观群众的注目礼下,我们很快就走到了中巴车旁,居然是一辆崭新的豪华丰田考斯特中巴!我暗想:这可是领导出巡的专用车辆哟,看来刚才自己的感觉还真的没错呢。

  车门打开着,旁边站着一个年轻警察,一直盯着我们几个赤身裸体的女子由远而近。年轻警察两眼赤红,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几副形态各异、活色生香的女子裸体,眼中似乎快要喷出火来了。我暗暗笑道:小夥子年少气盛,这会怕是有人冷不防沖上前夺下他手中的武器再跑开,估计他都反应不过来。这样的定力,如何保卫领导呢。呵呵。

  想归想,这么多双眼睛虎视眈眈,我可不敢造次。万一玩笑开大了,弄出个什么「意图袭警」之类的罪名,有理没理先关进去一阵子,那就麻烦大了。众人鱼贯而进,上了中巴车,我环视了一下车厢,车厢打扫得非常乾净,可说是一尘不染。窗户安装了淡绿色的布艺窗帘,座椅全部是真皮的,显得很高档。

  车内冷气十分强劲,刚才在室外很炎热,忙前忙后还出了不少细汗,突然进到冷气十足的车厢,强劲的冷气直接吹到赤裸滚烫的肌肤上,顿时打了好几个冷颤,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非常刺激,非常过瘾,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哇,好冷好冷!」可可一边抚摸着身上赤裸的肌肤,一边也忍不住叫道:「好刺激!好过瘾!」我俩互相看着对方满身的鸡皮疙瘩,都觉得十分有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接着,萍萍、钱大姐、姗姗,乃至梅婆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终於,整个车厢的人都笑成一团,不约而同的,相近的两人互相拥抱着,互相抚摸着,令身体迅速生出热量,尽快消除难看的鸡皮疙瘩,适应凉爽的车厢环境。

  梅婆婆和姗姗一老一少,和大家一样,相拥在一起,互相抚摸着彼此的肌肤。两人虽然年纪相差悬殊,一个皮肤松弛枯燥,另一个皮肤弹指可破,但此刻两具赤裸的躯体相拥在一起,看起来竟是如此的和谐,如此的融洽,如此的温馨。
  此时此刻,耄耋之年的梅婆婆,与正当豆蔻、充满青春气息的姗姗紧紧的相拥着,赤裸的肌肤互相紧贴着,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温暖。梅婆婆轻轻抚摸着姗姗娇嫩如缎的肌肤,同时也惬意的享受着姗姗对自己温柔的抚摸,呵呵的大声笑着,充满了精神、充满了活力,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

  这时,张局长和守车门的年轻警察也随后上了车,看到车厢内这一幕,先是一片诧异,随后明白过来,也忍不住莞尔。萍萍见张局长上了车,一边与钱大姐继续彼此抚摸着,一边笑道:「局长,你这是故意整我们的吧?」

  张局长微微一愣,笑道:「这是县政府接待贵宾的专车,特意派过来接你们的,本来是舒服的冷气,想不到会这样。」可可听了,脸上堆起假装恼怒之色,愠道:「局长大人的意思是,是我们草民贱骨头,无福消受这么舒服的冷气,是我们自讨苦吃喽?」

  张局长又微微一愣,笑道:「嗯,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全。嗯,也只有你们这个样子,才会出现这个情况吧。」张局长说话很有艺术,兜来兜去,表面带着抱歉自责的字语,其实话里字里还是带着说我们自讨苦吃的暗意。

  可可一下子不太好反驳,眼珠子一转,想起刚才张局长对梅婆婆是非常尊敬,或者说非常忌惮的,又笑道:「我们几个年轻,身体好,没什么关系,梅婆婆年纪大,万一因此受凉了,你可担不起这责任。」张局长似乎此时才醒起这个问题,微微一惊,马上吩咐道:「小李,赶快去把冷气关了。」

  原来刚才守车门的年轻警察叫小李,小李说了声:「是!」正待行动,梅婆婆摆了摆手,说道:「这点冷气,我这把老骨头还禁受得起。这里去政府拐两个弯就到,赶快开车是正事。」张局长听了,脸上陪笑道:「梅大姐,那您老人家先坐好,我让司机马上出发。」

  这时,我们几个也相互拥抱相互抚摸了一段时间了,早已适应了车内的冷气,身上的鸡皮疙瘩也早就散去了。於是,大家散开来,分别找座位坐了下来。光溜溜的屁股直接坐到凉冰冰的真皮座位上,赤裸裸的背脊靠在软绵绵冰凉冰凉的靠背上,感觉非常舒服,非常惬意。

  车子平稳的向前开去,我拉开窗帘向外看去,只见街上围观的群众还没散去,都在引颈注视着我们这辆中巴车。

  车上,张局长坐到最后排打了几个电话,看样子像是在彙报和交待些什么事,但声音很小听不清内容。如梅婆婆所言,车子拐了两个街道,雄伟峻拔的政府大楼跃然眼前。

  平时在新闻里也经常看到报道,很多经济落后的县市甚至是特困县,虽然市政建设搞得一塌糊涂,但政府大楼却建得气派非凡,豪华及规模甚至超过了很多富饶地区的县市。如今,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又出现在了眼前。

  现在身处的这个县,属?经济比较落后的县,是全省的扶贫县之一。刚才路经街道所见,路边的房子都比较破旧,没什么像样的高楼大厦,但眼前的政府大楼,却令人眼前一亮。

  只见政府大楼前面是一片宽阔的大院,以深色玻璃幕墙作外墙的政府大楼,建在高高的台阶之上,令人不由自主产生敬畏之意。台阶两边是车道,汽车可以直接沿着车道驶到大门口前面,方便官员们可以直接下车就进楼。大门口前面建有大理石罗马柱修饰的巨大门廊,显得非常的豪华、非常的气派。

  我心里暗暗歎道:这就是所谓的人民公仆办公的地方!而且还是扶贫县的人民公仆办公的地方!

  心里想着歎着,车子已经开到了大门口。电动趟门在前面开路警车到来时已经打开,车子通行无阻的驶进了政府大院,停在高高的台阶前面,后面又陆续驶进两辆警车,停在一边。透过车窗向外看去,看到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站在台阶边,等候着我们的到来。

  车门打开,年轻警察小李率先跳下车去,在车门旁边立正站好。可可笑道:「感谢政府,把我们当贵宾接待呢。」可可的话表面听起来是感谢之词,实际上语气充满了揶揄之意。

  张局长没理会可可的嘲讽,转过头去,恭敬的对梅婆婆说道:「梅大姐,我们童县长本来今天休息,听到你们的情况和行动,知道您老人家亲自前来,非常关注,初步瞭解情况后,马上召集了有关部门的领导前来。现在他们正在里面等候你们进去沟通瞭解,希望尽快解决问题。」

  我听了,心里越发的惊诧,看起来梅婆婆的地位和影响力远远在我之前的认识之上,公安局长对她恭敬有加,这都不算什么,连堂堂一县之长,听到梅婆婆来了,居然都要赶紧亲自过来接待!但梅婆婆却很平静,脸上并无惊诧之色,似乎在她看来,这一切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好,你带路吧。」张局长又说道:「中巴车体积大,进不了门廊,只好劳烦您老人家走一下台阶了。」梅婆婆有点不耐烦,摆摆手,示意不必多说。

  张局长跳下了车,朝台阶上的两个女子点点头,也站在了车门旁。梅婆婆环视了大家一下,平静的说道:「走吧,待会大家镇定些,见到官员也不要露怯,更不用慌张,按照实际情况彙报,提出我们正当的要求就好了。」

  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知道了!」梅婆婆点点头,说道:「好,我先下去,你们后面跟上吧。」萍萍抢着说道:「我先下吧,车的台阶有点高,我在下面扶着你。」梅婆婆看了看萍萍,眼中露出讚赏之色,点了点头。

  萍萍先跳下车,随后我们几个也鱼贯而出,都下了车。两个等候已久的女子迎上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满脸笑容的对我们说道:「梅大姐您好!大家好!我是县国土局局长,我姓范,这个是童县长的助理小肖,是童县长特意派我俩来迎接你们的。」

  小肖接着也笑道:「大家辛苦了,童县长和领导们正在里面等着,大家随我们来吧。」我们一行六个女人,一个个全都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非常的不寻常。范局长和小肖却似乎早已知道,面对着赤裸裸的我们几个,眼中虽然露出异样之色,却极力掩饰着,装作视而不见,完全忽略不提。

  我打量了一下两人,这个范局长大约四十岁左右,留着小波浪齐耳短发,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上身穿着素色衬衣,下面是职业短裙,显得非常干练。小肖很年轻,看起来和我们年纪相仿,也许略大一点,但风格却和我们完全不同。
  只见小肖中等身材,膀粗臂圆,皮肤比较粗糙且偏黑,留着男式的短发,上身穿着黑色T恤,下面是普通的牛仔裤,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活脱脱一个女汉子,毫无女孩子的妩媚。若不是胸前两座高高耸起的小山峰,真的以为站在眼前的就是一个大男生!说白了,小肖就是传说中的「春哥」!小肖虽然没有什么女人味,但看起来活力十足、干劲十足,对工作充满着热情,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
  小肖发现我在打量她,并不在意,也没有反过来打量赤身裸体的我,只是友善的回以微笑。这又令我觉得这个小肖十分善解人意,虽然外表「粗犷」、大大咧咧,但内里应该十分细心,非常懂得揣摩人意。难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县长助理,可说是十分难得的。

  小肖走上前,伸出手挽着梅婆婆的手臂,亲切的说道:「梅婆婆,台阶比较陡,我扶你上去吧。」梅婆婆点点头,淡淡的答道:「嗯。」顿了顿,瞄了一眼高高的台阶,又说道:「故意修得这么陡,不是为难前来办事的老百姓吗?」小肖微微一怔,反应很快,笑着说道:「也不会呀,大夥在这里办公也是每天上上下下,都习惯了呢。

  如果有前来办事的人民群众腿脚不方便,我们保安大哥会引领他改走两侧的车道。「一边说,一边搀着梅婆婆迈上了台阶。其实梅婆婆虽然年岁大,但身体很健康,走这点台阶完全没问题,小肖在一旁搀扶其实也是象徵式的。我们在后面跟上,张局长对范局长说道:」交给你了。「范局长点点头,一边答道:」辛苦你了,老张,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一边快步跟上我们队伍。

  在小肖和范局长的引领下,我们长驱直入,走进了政府大楼内部。政府大楼里面的装饰其实和一般的办公大楼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但走在里面,感觉还是非常的特别。从小到大,除了偶尔几次办事,我是很少进衙门的,更何况是陌生地方的衙门。

  这次因为偶然又偶然的原因,居然在高官的陪同下,走进一个陌生地方的衙门,而且还是以彻底天体的状态进入,脑子里面的兴奋和刺激,简直是难以言喻!我甚至有点怀疑这到底是真实的场景,还是我冥想出来的。

  试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衙门!衙门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严肃、代表着威严!进入衙门的人不管是谁,都应该穿着整齐、衣冠整洁。平时进来办事的人民群众,如果穿得太随便、或者太邋遢,门卫都会拒绝其进入。而现在我们呢,此刻我们几个居然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不管是乳房、阴部还是屁股,都毫无遮掩的袒露着,不但说穿着不整齐、衣冠不整洁,而是根本就是没有穿着、没有衣冠!但我们不但没有被拒绝进入,居然还有工作人员陪同着一起!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我学小说里面的情节,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感觉一阵吃痛,才确定这的的确确是真实存在的场景,并不是我冥想出来的虚幻。这真是不可思议至极的事情,本来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但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一路上,我们并没有遇到任何人,显然是作过了特意安排的。这当然不是为了我们几个维权草民的方便,而是完完全全是因为一个人——梅婆婆。很显然,今天梅婆婆是绝对的主角,所有的安排,都是因为梅婆婆的「大驾光临」。我心里对梅婆婆的身份是越来越好奇了。

  小肖一边简单的介绍着大楼的佈局,一边引领大家搭电梯来到了楼上。我们来到一个写着「县长办公室」的双开门前,笑道:「童县长在里面等候多时了,咱们这就进去吧。」梅婆婆惯例点点头,淡淡的「嗯」了声。小肖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女声:「谁呀?」

  小肖大声答道:「是我,小肖,梅婆婆和大夥们已经到了。」中年女声再度传来:「快请进!」我从来没有进过政府高管的办公室,此时此刻,心里居然有点紧张。但想想我们这边这么多人,而且还有梅婆婆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紧张之情才稍稍退减。

  小肖转动把手,轻轻打开宽大的双开门。小肖搀着梅婆婆首先进去,我们几个跟在后面鱼贯而进,最后是范局长。进入办公室,定睛看到眼前一幕,我不禁惊呆了。

  县长办公室很宽敞,佈置得十分豪华,一边摆着高档的实木大班桌,后面是宽大的真皮大班椅,两组高大的书柜,摆满了各种书籍,另一边是会客区,摆了一组会客沙发和茶几,一看就知道是价格昂贵的真皮沙发,地上还铺了一张羊毛地毯。对着门口的是整幅的落地玻璃,向外望去,能看到很远的景色,视野非常的好。整个办公室的装潢和摆设,感觉根本不是「人民公仆」的办公室,而是电视剧里面上市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

  但这些却还不是令我惊呆的原因。令我惊呆的是,办公室里面有两个人等着我们,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而这两个中年女人,竟然和梅婆婆一模一样,和我们几个一模一样,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我惊得嘴巴都合不拢,我们进的不是县长办公室吗?怎么会有两个裸体女人在里面?县长呢?县长在哪里?难道眼前的裸体女人就是县长?县长怎么可能会和我们一样赤身裸体?一个又一个的问号扑叠而来,我的脑海一片迷糊,又再次怀疑眼前所见到底是真实景象,还是神游太虚?甚至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迷糊中,隐约见到其中一个身材丰满的妇女一边大声笑道:「哎哟,梅大姐,可把你盼来了。」一边快步上前,与梅婆婆握手,并热情的拥抱了几下。

  我定了定神,终於确定眼前所见并不是虚幻,而是真真实实的。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裸体女人。正在与梅婆婆握手拥抱的女人身形丰满,却不显肥赘,虽然人到中年,皮肤仍然白皙细嫩,保养的非常好,头上烫着大波浪卷发,显得洋气十足。胸前两只乳房非常饱满,虽然微微下垂,却仍然弹性十足,随着身体的晃动不断跳跃着,十分的耀眼,胯下的阴毛十分浓密,两片阴唇呈淡褐色,在浓密的阴毛丛中若隐若现。

  梅婆婆与这个女人看起来是老相识,应该彼此还很熟稔,对女人热情的握手和拥抱都毫不抗拒,甚至还伸出手,轻拍着女人肥厚的背脊,以示回应。两人相拥了好一会,才分开来。梅婆婆微笑道:「小童,几年不见,原来你当上县长啦。」原来这个裸体女人真的就是县长!童县长笑道:「嗯,去年提上来的,蒙您老人家栽培,和市领导的信任,希望能为家乡人民多做点实事和贡献!」梅婆婆说道:「嗯,你会这么想就好了,希望我没看错人。」

  顿了顿,留意到眼前的一县之长,竟然与自己一样,浑身上下也是光溜溜的,於是问道:「你怎么也这个模样?」童县长低头瞄了瞄自己赤裸的胴体,笑了笑,说道:「公安局老张向我彙报,说您老人家和几个群众代表要坦荡荡的过来与我们坦诚沟通,既然您老人家都能做到如此的坦荡荡,我们这些一直听您教诲的晚辈,平时口中常说要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与人民群众要时刻怀着战兢之心,时刻要想到以人民群众为先,与人民群众开诚佈公、坦诚相待。」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老张说这次过来的几个代表都是女群众,刚好今天与会的几个局长也都是女的,大家都是女人,我就琢磨着,这不就是与人民群众开诚佈公、坦诚相对的最好机会吗。

  我和她们提了一下我的想法,大家都纷纷表示支持。「梅婆婆听了,点点头,脸上露出讚赏之色。童县长见梅婆婆讚赏她的说辞,非常高兴,转过身,对我们说道:」大家好,我是本县的县长,我姓童,希望我们这次沟通能顺利解决问题。
  这位国土局的范局长和我的助理小肖,想必大家已经认识了,这位是工商局的吴局长,也是专门过来协助大家解决问题的。「站在童县长身后的吴局长向大家点点头,微笑道:」大家好。「我们也纷纷表示问好。

  我打量了一下这位吴局长,这位吴局长,年纪与童县长相仿,大约四十多岁,但体形又是另一种风格,只见她身高不算很高,却一副虎背熊腰的体形,显得非常彪悍。

  胸前两只乳房非常硕大,像两只布袋一般挂在胸前,乳晕非常大,呈深啡色,乳头又很长,就像两个大大的车头灯一样,非常抢眼。可能是重量实在太大的缘故,没了胸罩的托扶,已经严重下垂,快要到肚脐眼的位置了。

  胯下的阴部意外的,竟然与可可的阴部一样,乾乾净净的,一条阴毛都没有。两片黑褐色肥厚的阴唇毫无遮掩的袒露在外面,并且向两边微微张开,阴户里麵粉红色的内阴肉隐约可见。胸前两只乳房随着身体的晃动和说话不断左右摆动,可能实在太大太重,吴局长不得不用手托起两只豪乳,以减轻胸脯的拉力。
  我们见了这一幕,都忍不住莞尔。吴局长长得虽然彪悍,似乎也很平易近人,看到我们莞尔发笑,也不太在意,反而笑了笑,自嘲道:「男人们常说,胸大没脑,其实我说,胸大是福嘛。」大家听了,再也忍不住,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来之前包括来的路上,我作了无数个与官员们见面的场景预测,包括剑拔弩张,甚至动手动脚都想过了,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幕和谐搞笑的场面,原本还仅存的一点点紧张气氛,都全部烟消云散了。

  众人笑了一会,童县长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来,说道:「今天咱们都是娘子军,大家也都是坦荡荡的坦诚相见,有什么都开诚佈公、实话实说就好,我们这就到会议室去沟通解决问题吧。」说着,走到会客区的边上,打开墙上的一扇门,原来县长办公室专门配置了一个直通的小型会议室。童县长说道:「大家请进吧,范局长、小肖,你们收拾一下,随后进来吧。」童县长和小肖点点头,众人随着童县长走进了小型会议室。

  我打量了一下会议室,只见会议室虽然不算很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有的设施都一应俱全,包括电视机、音响组合、投影仪等等,中间摆了一张长方形会议桌,两边和头尾摆了真皮椅子,可供十几个人在桌前开会,如果人多,还可以坐到两边后面的备用折叠椅,最多可供三十多人开会。

  会议室已经预先打开空调,感觉很舒适。我们六个人坐到同一排,童县长和吴局长坐到另一边。真皮的质感与普通皮革就是不一样,冰凉的真皮与赤裸的肌肤紧紧的贴合着,感觉异常的舒服。吴局长一坐下来,就把胸前两只豪乳放到桌面上来。我们看了,又忍不住笑起来,吴局长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笑道:「这样轻松多了。」

  这时,我身旁的钱大姐居然也有样学样,依样画葫芦,把自己胸前两只不比吴局长小的豪乳同样搁在桌面上,笑道:「跟着大官做,准没错的。」可可笑道:「你们是在炫耀,还是在摆卖呢?」众人听了,不禁又哈哈大笑起来。

  正说着笑着,范局长和小肖也推门进来了,不出所料,两人此刻也已经变得和室里的人一模一样,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