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古典武侠

潘金莲

潘金莲与西门庆偷情过后,回到家里,直觉像过了一个世纪似的,心中隐隐有一丝后悔,没想到自已就这样与一个才见了一面的男人通奸了,他并不是自已喜欢的人,自已喜欢的人可是武松啊,怎么办?自已还有脸见武松吗?这事要是让武松知道了怎么办?他肯定会鄙视自已的,天啦!我干了什么了?想着想着就发呆。
武大回来了,她也没心情去做饭,武大一见不妙,自已赶紧去做了饭,喊潘金莲来吃,她却一扭身就走进了卧室,倒在床上发呆。
这是为什么呢?武大早早吃了饭,躺到潘金莲身边,在她额头上摸了一下,没发烧,问道:「金莲,你哪里不舒服。没什么,心情不好。」潘金莲看着武大丑陋的样子,想起西门庆的话,不禁心烦起来,把被子一蒙,不再理武大。武大只好默默躺在她旁边睡了
第二天一早,武大走了不久,王婆就走了过来,对潘金莲说:「西门大官人来了,在等你呢。」潘金莲昨晚想了一夜,觉得一定得与西门庆继绝来往。于是对王婆说:「婆婆,我昨日是一时煳涂,做错了事,请你们原谅我,我不想再与他来往了,我有家呢。」「呀哟,现在装成节妇样了,我跟你讲,你到我家与西门官人偷情,可是你自已干的,我可没强迫你,现在你把人家的情调起来了,又想撒手不干了,西门官人还以为是我老婆子说了什么坏话呢?那我以后可有罪受了,在清平谁敢得罪西门官人,你不要以为你不干了就可保住名节了,惹火了西门官人,他什么事不敢说出来,那时你后悔就来不及了。」王婆立即把脸摆起来。
「可,可,我怕让人知道啊。」潘金莲急得泪水直流。
「怕什么,在我家保证不会让人知道,去吧,跟着西门官人,又体面又有吃有穿,怕什么。走吧,走吧。」王婆边说边拉,把潘金莲拉到了她家。
「好娘子,我等得都快发疯了。」西门庆一见潘金莲进来,也不管王婆在旁边,一把就将潘金莲搂了过去。
「官人,别这样嘛,我怕呀。」潘金莲还想挣扎一下。
「你怕什么呀,在清平我就是老大,你是我的心肝宝贝,谁给你一点委屈,我要他好看。你看你看,脸都有红了,越发好看了,天下的美都到你的身上来了,让爷想得发狂啊。」西门庆的手从潘金莲的胸前伸进去,摸到了她一对丰乳,立即在上面按摸起来看小说,看电影就上.www.de_deai.com。
「你们玩吧,我出去照看了。」王婆对着两人笑了笑,转身出门。
「心肝,你想我不想?」西门庆在潘金莲嘴上吻了起来,潘金莲起先还闭着嘴,被他舌头钻了几下,就把嘴唇张开,西门庆的舌头立即伸了进去,双人的舌头搅成一团。
随着西门庆上下摸按,潘金莲开始发出销魂的哼哼声,身体开始在西门庆怀中扭捏起来,配合着西门庆解衣脱裤的动作,伸手弯脚,让西门庆很快就把她全身脱得光光的。
「好白,好美啊。」西门庆仔细看着潘金莲赤裸的身子,赞叹不已,只见她俏脸含春,凤眼勾魂,双峰傲立,腰腹平坦,屁股圆翘,大腿丰腴修长,浑身上下无一不是女人的极致,活脱脱一个绝代娇娃。
「你看什么呀?」潘金莲见西门庆盯着自已发呆,禁不住娇嗔起来。
「我在看一个仙女呢。真是太美了。」西门庆口里啧啧称赞,双手在她娇艳的肉体上抚摸着。
「就你嘴甜。」潘金莲笑着点了他的额头一下。
「我下面更甜。」西门庆笑着把潘金莲抱到床上,快速脱光自已的衣服,扑在她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就开始进攻。
潘金莲早被西门庆摸得欲火如焚,把双腿叉开,迎着西门庆的老二凑过去,两个色中高手配合得天衣无缝,老二一下对准,直插洞底。
「哼,好爽。」潘金莲立即叫了起来,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西门庆的抽插。
「好心肝,今天我要把你干过够。」西门庆急不燥,采取九浅一深的办法,边插边摸,逗得潘金莲人停地向上挺着阴部,希望他插得更深些,好人,插深一点嘛,用力点嘛。浪叫不已。
两人刚插了几十下,突然王婆闯了进来,把两个干得正火热的男女吓了一跳。
「王婆,你干什么?没看过人家做爱?」西门庆有点不悦。
「官人,我是想问一下,你们要在这里吃中饭吗?要吃点什么?老身给你们去买。」「随便好吃的买来就是,何必进来问呢?」西门庆口里说着,下面仍抽插不已,潘金莲双手盖着脸,不敢看王婆,屁股却仍人停地上下挺着,老二在她阴道中进进出出,插得淫水开始响起来。
「不知西门官人有没有钱?我现在手头紧,没钱买菜。」王婆笑着说。
「你看你不早说,就知道要钱,我那边衣服袋里有几两银子,你随便拿好了。」西门庆不耐烦地说,突然加快了抽插节奏,一下下都插到尽根,直抵花心,把潘金莲插得忍不住浪叫起来,也顾不得面子了,双手搂住西门庆的脖子,全身扭动起来,口中淫叫不已:「哦,哦,受不了,插到底了,爽死了。」「武家娘子,你现在知道西门官人的好处了吧。」王婆拿了银子,对着骚浪的潘金莲做个鬼脸,拉开门出去了。
「都怪你,让人家笑话我了。」潘金莲在西门庆身上打了几下。
「都怪我,都有怪我,我现在补给你还不行吗。罚我今天服侍你五次好不好。」西门庆快插越快,潘金莲只觉一根火热的肉棒在她里面横冲直撞,时而撞向这边,时而撞向那边,再一会又直插花心,搞得她快感一阵接着一阵,爽快无比。
「你没吹牛吧,可干五次?」潘金莲对着西门庆浪笑着,媚态毕露。
「那咱们今天试试看吧!就怕你吃不消。」西门庆故意逗潘金莲上勾。
「我吃不消?今天你有本事尽管拿出来,一定让你软下服输。」潘金莲的骚劲起来了。
这一天,两人在王婆的屋里鬼混了一整天。潘金莲彻底打消了顾虑,开始与西门庆放松鬼混起来。
此后一段时间,只要武大前脚出门,潘金莲后脚就到了王婆家,大白天与西门庆奸混。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多久,潘金莲与西门庆偷情的事就传得沸沸扬扬,只武大一人蒙在鼓里。却说清平县城有个挑担子游街卖水果的小伙子名叫郓哥,以前每日在街上见到西门庆,大官人叫几声,西门庆总要给几个钱给他买点水果吃,这一段却寻不着他,一打听,原来天天呆在王婆的屋里与潘金莲鬼混,心里替武大叫屈,却不敢告发。
这日,他转了大半天,也没卖掉几个,想着西门庆等下会从王婆店里出来,干脆守在她门口等西门庆,他快活出来,心情肯定好,说不定好打发几个钱,比游街强多了,于是挑着担子到王婆店门口不走。
王婆见郓哥这样,心里奇怪,就出来问他为什么呆着不走,郓哥说在这等西门官人,王婆做贼心虚,当即说:「这里哪有什么西门官人,你要等到街上去,别在这里现象。」郓哥却是个软硬不吃的人,一见王婆这样,当即变了脸色,说:「你们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谁不知现在西门官人天天在这会情人呢。」王婆一听,更不得了啦,说:「我打死你这个咬舌头的傢伙,你要再乱说西门官人不放过你的。」见郓哥不走,立即把拴在门口的狼狗放出来,吓得郓哥撒腿就跑,虽跑得快,裤子还是被那恶狗咬破了,要不是王婆把狗唤回,肯定得交伤,但他的一担水果却全部掉在街上。
「这恶婆娘,做了丑事还这么恶,这口气不出,我郓哥永不为人。」郓哥想着就有气,不一会儿就想起来了一个办法,急急地走到街上,找到了正在卖烧饼的武大,把他拉到一边,将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奸事各和盘托出。
这武大这段时间每次回去时发现潘金莲都没开火做饭,好多次是他到家了她才从王婆处回来,而且每晚都不与他做爱,本就疑心,现在听了郓哥这么一说,虽不全信,也信了七分了,如是说:「他们现在在哪里?」「还在王婆家里,你要捉奸得赶紧去。那就赶快走吧。」武大收拾担子就走。
「武大你别急,你这一去,王婆守在门口,你还没进去,里面就知道了,不如这样,我先去把王婆引开,你再进去捉奸。」郓哥帮着出主意。
「好,这主意好。」武大心慌意乱,一切听郓哥安排。
两人走到王婆店前,郓哥先跑过去,对着王婆大骂:「你这死婆娘,我又没惹你,你为何放狗咬我?」王婆一听,气来了,抓起一把扫帚赶了出来,说:「看我打死你这个狗杂种。」郓哥等她一过来,立即抱住她,顶在院门口,与她撕打起来,武大一见立即提了一根扁担,冲进院里,到处找潘金莲两人。一走到后院,就听到左边房里传来男女做爱的浪叫声,他顿时怒火焚心,知道潘金莲偷汉的事情是确实了,顺着声音向那屋走过去。
此时,潘金莲正翘着屁股,让西门庆从后面干她,只见她双手撑在床沿,双脚站在地下,披散着头发,双乳晃荡着,屁股不停地前后摇动,配合着西门庆的抽插,边摇边叫:「好丈夫啊,你用力干,插到底了,我受不了啦…快,快点…我要回去了。「「还早呢,再玩半个时辰不要紧。武大没这么快回来,今天我们才干三回,等下还要干一回。」西门庆扶着潘金莲的大腿,卖力地抽插着,把潘金莲插得前后摇晃不已。
武大听着屋里淫声浪语,那里还忍得住,一脚踢开门,大叫:「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背着我干的好事。」举起扁担冲了过去。
武大这一声怒吼,只把里面两人吓得肝魂断裂,潘金莲整日最担心的就是被捉,一旦事情真的来临,只吓得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但那西门庆可不是等闲之辈,也学过几手掌脚,一见武大拿着棍子砸过来,身子一闪,躲过棍子,顺手一抓,便抓住了武大的胸,用力一拳打在他胸口,随后一脚步踢去,把武大踢飞出去,撞在墙上,大叫一声,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就凭这点本事,敢来捉本大爷的奸,找死啊?」西门庆拍拍手,穿上衣服走了。
「武大,你怎么啦?怎么啦?」潘金莲一见武大倒在地上,顿时慌了,连忙把他扶起来,眼见他唿吸困难,急忙将他扶到家里,叫也医生来看病。
「这下伤得很重,可能要好多天才能好。」医生开了一些药后就走了,潘金莲服侍武大吃了药,过了好一会,武大才缓过气来,一见潘金莲就破口大骂:
「你这贱货,竟干出这等不要脸的事,等我兄弟回来,不把你们扒掉一层皮才解我的恨。」「武大,是我错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不要告诉武叔叔,好不好。」潘金莲苦苦衰求。武大一声不吭。
接下来几天,潘金莲在家里细心照料武大,对武大骂骂咧咧也不还击,默默用泪水为自已的过失赎罪。她知道,武大再怎么骂都无法抵消自已的罪过,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尽快好起来。武大见她这样,骂了几天,渐渐地也就骂的少了,他实在舍不得这个美若天仙的老婆,虽然知道她做了对不起自已的事,一见她对自已这样,又觉得她好可怜,内心深处想原谅她了。
这天,王婆又走到潘金莲家,潘金莲一见她,立即对她怒目而视,说:「你还来我这干什么,害得我还不够吗?」「武家娘子,你误会了,我是给你送药来了,西门官人对那天的事过意不去,从他药铺里挑了一些上好的治外伤的药来,很贵的,知道你们没钱买不起好药,叫我给你送来了,说早日治安了武大,还要来给他陪礼呢。」「别来,千万别来。」潘金莲忙说。
「那好吧,这药你收下吧。」王婆把药递过来,潘金莲略一迟疑,就把药接了过来,她也在想要是买点好药给武大,可能好得快点。
这天夜里,潘金莲把西门送来的药煎好,端到武大的房里让他吃,武大一见不是以前吃的药,请问是哪来的,潘金莲实话实讲了,武大一听坚决不吃,说:
「我宁可死,也不吃他的药。」
「武大,你这样,我也只好陪你去死了。」潘金莲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别这样,金莲,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你跟着我确实是委屈了,只要你肯跟我继续过下去,我就算了,弟弟回来也不告诉他了。让他知道了,他那性格会杀了西门庆,那他自已也跑不了。」武大说。
「真的,武大,这真好,我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了。」潘金莲激动得伏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潘金莲哭了一会,端起药碗说:「武大,你还是把药喝了吧,药是治病的,早日治好对身体好啊。」「既然这样,我就喝了吧。」武大端起药碗,一下把药喝了下去,药刚进肚,突觉肚子剧痛起来,手一松,碗掉在地上摔个粉碎,武大已是痛得缩成一团,双目圆睁,艰难地说道:「你这恶婆娘,好狠啊。」话音一落,头一歪就断了气。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潘金莲措手不及,失声惊叫:「武大,武大,你怎么啦?
怎么啦?「
任她拼命摇着他的身躯,已得不到任何反应,已断气了。
「是西门庆害的,是王婆害的。」
潘金莲发疯似的冲到王婆家,发现西门庆正在那里与王婆说笑,潘金莲一见,立即抓住西门庆:「你害死了武大,是你害死的。」西门庆用力把潘金莲推倒在地上,恶狠狠地说:「你发疯了是吧,是你自已在家毒药给武大喝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谁见我们进了你家门,我告诉你,赶快回去埋了武大为好,再闹就要把你送到大牢里。」「你们害人不眨眼,天理难容……」潘金莲绝望地跑回了家,扑在武大的尸体上痛哭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