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古典武侠

阿龙传记

阿龙是一个书迷,他什么书都爱看,而且他的记忆力超强,虽然不至于过目
不忘,不过也相差无几,这长处让他在联考中考到他心目中的大学。
父亲是南部一家大企业的董事长,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议,有时候甚至要到
国外的地方开会。母亲是一个童养媳,一个表现称职的贤妻良母。由于是家中的
独子,差不多可以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而他却没有一般青少年的毛病,只
是喜欢看书看电影,和骑着他那改装过的机车。
虽然有人说他是书呆子,但是由于常常运动的关系,身体十分壮硕。曾经因
为机车太骚包,被三个流氓包围,结果那三个人都躺到医院去,而他仍然毫发无
伤,不过这件事只有他唯一的知己阿山知道。另一方面,也许是比较内向的关系,
至今已经十九岁的他还没有女朋友。
考上大学后,他父亲在台北买了一层廿多坪大的房子给他当礼物。外加一台
BMW3系,方便他随时可以回南部的家。他当然也把他的视听音响与所有藏书
搬到新房子去了。「啊!终于搬完了,阿龙,你的东西真不少,特别是那些书跟
VCD,又多又重,真的要命。」
说话的是阿山,阿龙唯一的知己,跟阿龙考上不同的大学,虽然同在北部,
但距离蛮远的。「可惜!我们的学校距离太远,不然我一定会跟你一起住,A书
跟A片那么多,晚上一定不会无聊。」「你有空就可以过来呀,好兄弟有什么关
系。」
「你放心,我一定常常来。」这一天的晚上十一点,阿龙同样的躺在床上边
看电视边看小说,电视正在重播旧的色情电影,所以阿龙的精神都集中在手上的
色情武侠小说。看着看着,不禁把下体那已经发硬的大肉棒掏了出来,想︰「哼!
我的家伙也有廿四公分,不比你的十寸差多少,只是我没有女人缘吧了。」想着
想着,突然感到有点困,眼睛也跟着闭了起来。
然而,他心里却很清醒,自己根本不累,不会想睡觉。这时候,耳朵传来一
把声音︰「呵呵呵!小伙子,我跟你有缘,就让你享点福吧,你明天到北部XX
山去,最高处有一个小洞,要完全趴在地上才能爬进去的小山洞,里面有你心中
想要的东西,到时候你就不会再羡慕你手上书内的人了。啊,时辰到了,我要走
了,后会有期!」
声音消失的同时,阿龙也张开了双眼,「做梦?!还是真的?!」
看一下时间,刚巧十一点十五分。第二天一大早,阿龙抱着旅行的心情,到
达了梦中指示的地点,而且也找到了所说的小山洞,洞内宽广得可让身高184
的他站立起来。
手持电筒照到洞壁,只见︰「字示有缘人,吾乃宋浪花子,以穹苍五行八卦
之术,敌尽天下好汉高手,降服各地贞妇荡女。以证道升仙于即,留吾学于后,
册旁赤丹乃吾祖师所传,功能明心增功,非童子勿食之。」
心血来潮之下,阿龙拿起红色丹丸,想也不想便吞到肚子里,没想到肚里马
上传来阵阵热流,而且全身汗流浃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屁股连续放了十多个
屁,再过一会,全身抖了两下,热流才慢慢消失。
阿龙张眼时,感觉全身轻松得不得了,身体好像有了很大的改变,但又讲不
出改变在那里。再看洞壁时,就如同在大白天的户外一样清清楚楚。稍为想一想
后,便拿起竹册离去了。回家后,买了一个国术馆用的铜人,铜人上密密麻麻的
布满了穴道名称,便趁着大学开学前的一个多月时间,开始「闭关」苦练武功。
而且也决定了这是他的个人秘密,就算是唯一的知己阿山也不让他知道,只
告诉他要用一个月的时间去学国术而已。当天晚上,爱困的感觉再度在十一点的
时候出现,阿龙便爬上床准备稍为小眯一下。
当他刚闭上眼的时候,昨晚的那把声音又来了︰「小伙子,注意了!」声音
停下来的同时,他马上「看到」有人在演练竹册上的各项武功,而且是慢动作的
在演练,感觉就像老师教学生一般。
「老师」演练完毕后,那把声音随即说︰「老夫的武功以内功为主,你已经
吃了那颗红丹,只要按照竹册运气,不出三天,内功便能大成。至于其余的拳、
掌、爪、指、腿,与各种兵器,可说一理通百理明,并无特别之处。老夫以后不
会再来了,你好自为之吧。」
浪花子的「穹苍五行八卦之术」,除了武功以外,还包括医卜星相,阿龙由
于有看过古书,加上红色丹丸让他灵智大开,所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把
武功的部份练得有板有眼,至于其余的杂学,则有待加强了距离开学还有一个礼
拜,这一天正是阿龙「出关」的大日子,他打电话给阿山,准备要找他一起去好
好消遣一下。
「唉!你终于有空了,太好了,我跟我表妹想看电影,又买不到票。我们租
片子到你家去看。三十分钟后到你家,OK?!」
不到三十分钟,阿山和一个短头发,样子十分甜美的女孩子一起到阿龙家。
「阿龙,她就是我表妹小莉,你看,我没骗你吧,小美人一个,只是身材差
了点。」
小莉嘟起了嘴,打了阿山一下︰「人家今年才十六岁而已,看你以后找到的
女朋友有多好。」
再红着脸对阿龙说︰「龙哥你好。」
阿龙还来不及反应,阿山便说︰「说笑而已嘛,阿龙跟我是好兄弟,你把他
看成另一个表哥好了,反正就是不用客气,懂吗!来,到房间看片吧。」
36寸的平面电视放在床尾,三个人便全坐到阿龙的大双人床上去看。阿山
租的是恐怖片,看了不到一半,小莉已经吓得两手抱紧了阿龙的右手。被柔软的
胸部不停磨擦着手臂,阿龙的下体没多久便起了反应,刚学会的神功又还不会运
用,短运动裤马上便鼓了起来。
还好阿山跟小莉都没注意到。只是,两个男生同样也没注意到,小莉的唿吸
也慢慢沉重起来了。
突然,阿山的手机向了,DVD也暂时停了下来,阿龙才如梦初醒的,想到
尝试运功去令短运动裤内的大家伙低头休息,随着意念的转动,果然马上有效。
不过,他还是没注意到,小莉的两手仍然抱紧着他的右手。
「什么!现在马上回家!……好吧好吧!」阿山一脸无奈的关上手机。「阿
龙,等一下看完片,你送我表妹回家吧。」
两人认识以来,就有了共识,大家都会有不想别人知道的事情,只要对方不
说,就不要追根究底。
阿山走了以后,小莉说不想继续看那部恐怖片,便跑去CD架找片子,结果
她居然选了一部A片。
片子放了才两分钟左右,小莉已经整个人靠到阿龙的身上。这时候的阿龙,
只觉得心跳加速,什么运功平复血气的,通通都忘掉了。「龙哥,跟我做爱
好吗?我想把第一次交给你。」
听到小莉的话,阿龙又惊又喜,一时呆住了,只懂得看着脸颊红红的小莉,
过了一会儿才想到点头说好。小莉则「噫」的一声,转过身去把衣服脱下来。没
多久,一具娇小玲珑的赤裸胴体随即出现。
阿龙虽然也是第一次,但A书看多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他让小莉躺下,府
身含着那粉红色的小乳头,右手则轻轻搓揉着另外一边,刚好一手可完全掌握的
嫩滑乳房。才那么一下子而已,小莉的唿吸就马上急起来了。
只见阿龙的舌头往下移,直达那只有一点点阴毛的阴户,两手也改为拨弄那
未经人道却已经春潮泛滥的粉红小花瓣。当那颗如红豆般大小的小阴核被阿龙含
住的时候,小莉终于啊的一声呻吟出来,两腿也下意识的夹了起来。
当阿龙爬起来的时候,小莉害羞得立即闭上眼睛,只听到她厚重的唿吸声。
阿龙手抓着大肉棒,在小莉的阴户上找寻着入口的时候,由于不停的磨擦,
让小莉的唿吸更加的急速。
小莉这时候反而张开了眼睛,害羞的说︰「龙哥,你等一下轻一点慢一点好
吗!我怕会受不了……」
就在阿龙说好的同时,如斗大的香菇头终于找到了入口,而且也马上冲了进
去。
「啊!痛……」阿龙一听到小莉喊痛,马上就弓着腰停了下来。更低头去吻
小莉的泪水。
就这样两人静止下来过了好几分钟,阿龙突然想到,便慢慢的运气,气机便
经由十只手指头与他的大号香菇头慢慢的送出,小莉的唿吸便又再度急速起来,
而阿龙嘴巴也不闲着,他低头一直吸吮着小莉的可爱小嘴唇。不知不觉中,阿龙
的大肉棒已经插了进去,香菇头也碰壁了。只是当他低头看的时候,还有将近一
半的肉棒留了在外面。
这时候,小莉只是偶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毕竟现在是她的第一次,就算真
的很舒服,也不好意思大声叫出来。只是她的两手早就已经紧紧的抱住了阿龙!
阿龙的嘴巴也早就已经离开了小莉可爱的小嘴唇,他两手穿过小莉的腋下,
再抱着她的头,壮硕的胸肌紧贴着两团嫩滑柔软的小乳房,下半身则一下接一下
的做着活塞运动。
也许是怕把小莉弄痛了,阿龙每一下的插入都是刚刚好,没有很用力的顶到
底。另一方面,也许是他为了对第一次的小莉温柔,也许是他压根儿就忘记了,
A片中看到的种种招式都没有使用,就保持着这传统的男上女下的姿势。大概过
了十分钟,小莉忍不住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两手也抱得阿龙更用力了。
阿龙顿了一下后,便稍为加快速度再次抽送起来。这时他才想到,「穹苍五
行八卦之术」理应可以让他收发自如,想着想着,下体立即传来了一阵颤抖,同
时,小莉也再度发出满足的呻吟声,而且这一次除了两手抱紧了他以外,两腿也
同时紧紧的缠上了他的腰际。阿龙也终于忍不住而爆发了他的第一次了。
「龙哥,我好幸福啊!我的同学都说她们第一次很痛很痛,而且都是做了两
三次以后才会有舒服的感觉。你现在让我第一次就那么舒服,而且也没有她们说
的那么痛。我真的好高兴,好幸福啊!」
「啊!原来你是拿我当试验品!」看着可爱的小莉,阿龙忍不住逗她。
「才不是呢!人家刚刚抱着你的手的时候,就感觉你很有吸引力,很有安全
感,感觉你一定会是一个好男朋友!」
「那么!现在再来一次吧。」
「啊!改天好吗,人家的妹妹受不了了,你的老二又那么大!我同学她们都
说她们的男朋友大概只有十二、十三公分左右而已,你的老二真的是『大肉棍』」
「嘿!什么『大肉棍』,我的是廿四公分的『棒球棒』,来,自己摸一下看
看!」
「真的啦!人家的妹妹受不了了,改天好吗,龙哥……」
「跟你开玩笑而已,来,乖乖,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等会我载你回家。」
初尝禁果即连续享受到两次高潮的小莉,闭上眼睛后马上便睡着了。
而阿龙则只是稍作调息就足够了,看着怀中的可人儿带着满足的笑容入睡,
阿龙也十分满足。第一次的他碰上第一次的她,他享受到软玉温香的滋味,她则
享受到梦想中的性爱欢愉……
再沈思了一会儿,阿龙轻轻地下床,走到电脑桌旁。
只见电脑营幕上出现了浪花子的竹册,阿龙突然「啊」的一声「啊!原来如
此,我明白了,原来我的任督两脉已经通了!看来还是要去买一本关于人体穴道
的书比较好。现在这样只靠摸索,太浪费心力了。」
跟小莉一起吃完晚饭,再送她回家后,阿龙便自个儿跑到重庆南路去,逛了
两个钟头后,终于找到一本封面泛黄,听说是很久以前从大陆偷带回来的书。书
中对人体的经脉有非常详细的说明,以之跟竹册作对比,更令阿龙眼界一新,很
多似懂非懂的地方也豁然开朗。
付钱以后,阿龙便迫不及待的跑到附近一家泡沫红茶店仔细的研究起来。离
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不过阿龙的修为却又迈进了一大步,所以他一
边着愉快的脚步,一边用他刚领悟到的精神力去「看」四周的环境。
到了停放机车的地方,突然「看」到附近有几个女孩子正在吵架,仔细再
「看」,声音是来自对面巷子的三楼窗户。阿龙一瞄附近没有路人,便以一式
「大鹏展翅」空跃至对面巷子上,再以壁虎功沿着墙壁过去,到了该窗户旁,便
听到吵架是因为分钱的问题。
仔细再听下去时,阿龙勐地生出一股怒火,因为她们是为了贩卖FM2而分
钱。只见阿龙生气但不失冷静,他一手按在窗框上,利用气机震开锁头,再打开
窗户爬进去。
房中的三个女生直到看见有陌生人站在她们面前,才警觉出事而停止吵架,
可惜为时已晚。阿龙一挥手,已隔空点了她们三人的麻穴与哑穴。
阿龙承认自己好色,但所谓盗亦有道,他对这些用迷药强奸药的人一直都十
分厌恶,甚至痛恨,所以打算教训她们一番。
她们三人的年龄都不大,其中一人应该只有廿二、廿三左右,另外两人看似
来甚至不到二十。
正当阿龙在考虑到底是要报警还是要没收财物的时候,最年轻的那个女生居
然开口说话︰「喂!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刚刚为什么不能讲话?」听到她还
能讲话,阿龙实在吓了一跳,立刻走到她面前,伸手检查穴道。
「啊!你干吗?色狼!乱摸!」
「真!你说我色狼,那你们卖强奸药给色狼,你们又算什么?!好!我就做
一次色狼给你看!」阿龙说完立刻就动手把她脱光。
再把手按上她的促精穴,五道气机随即在她的促精穴游移。
不到一分钟,她已经满脸通红,鼻息急速。再过一会,她甚至不停呻吟着
「我要,快给我」往下稍为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下体已经变成湿淋淋的一片。
只是没想到,另外两人的唿吸居然也开始变了。
其实阿龙也不过有过那么一次的经验,此时的他,跟手底下的女生一样,已
经忍不住了,只看他一口气把裤子脱下,棒球棒立刻一杆进洞,大刀阔斧地抽插
起来。过了才短短十几分钟,她已经爆发了两次高潮。
而阿龙也把她翻过了身,让她整个人趴在床上。再从后继续抽插,随着香菇
头发出的气机,加上阿龙的大号肉棒不停的抽插,四十分钟后,她呻吟的声音,
已经变成哀求的声音。这时候的阿龙,脑袋也清醒了不少,意念一动,香菇头上
的小嘴巴马上一开一阁,把她泄出来的阴精全吸收起来,才拔出肉棒,拿卫生纸
擦干净,穿回裤子。
「哼!你们剩下的药,我已经全丢到马桶去了,你们的钱,我拿一半去当捐
款。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要是被我发现你们继续卖这种害人的东西,我一定不会
放过你们!」阿龙说完便挥手解开另外两人的穴道,从原路离去,房间中只留下
两个唿吸急速,跟一个累得有气没力的女生。
阿龙今天在武功上牛刀小试,发现还有不少缺失,所以回家后,便仔细的检
讨一番。想到后来,发现「穹苍五行八卦之术」
中的医道篇,对人体经脉的讲解比新买的那本书更为详尽,不自禁的越看越
入迷。最后,终于把当初有看没有懂的地方,完全的理解了。隔天一大早,阿龙
先打电话给小莉,听到她有气无力但充满甜蜜的说,还是很累,大概还要休息一
两天,便甜言蜜语一番再挂上电话了。闲着无聊,便以练功打发时间。晚上终于
忍不住,便跑出去兜风逛街。
经过一家Pub门口的时候,看到两个辣妹长得不错,便多看两眼。
其中一人发现了他的目光,便说︰「帅哥,想泡我的话,先帮我们付门票,
怎样?」阿龙稍为考虑了一下,便点头说好。
由于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加上空气混浊,他显得有点不自然,看着一大堆
人挤在一起「跳舞」,实在没兴趣插一脚,叫了一杯饮料后,便跑到一旁去了。
「Hi!帅哥,怎么不去跳舞?」刚刚在门口要阿龙请客的辣妹,看到这个
帅帅的凯子跑到一旁,便自动走过来。
「人那么多,怎么跳,而且乌烟瘴气的,都快受不了了!」「没办法,谁叫
你想泡我!还是你要援我,我收你五千就好?」
阿龙正想回答,她便转身走到转角的厕所门口,拿起了挂在胸前的手机。
「什么!有员警来临检!真倒楣!谢谢啦!」
阿龙听到说有员警来临检,虽然自己没犯法,但为了避免麻烦,便立刻想办
法逃跑。只见他跑到厕所内,看到空无一人,便用手刀以五成功力噼向窗框。
一阵小震动后,看着窗框已经松动,便加把劲,以七成功力再次噼过去。这
一次噼完以后,阿龙再用手一拉,整个窗框便应手被拉了下来。小辣妹似乎被阿
龙的神力吓倒了,只是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
当阿龙看完窗外的情况后,便转身说︰「你要不要跑?」
小辣妹还是没有讲话,只是点头表示想走,阿龙便叫她闭上眼睛并且抱着自
己。
但是当阿龙再一转念,便干脆点了她的黑甜穴,再抱着她跳到窗外的小巷子
中。
把小辣妹弄醒后,说了一句再见便立刻使出「龙行千里」离开小巷子,留下
小辣妹一脸错愕︰「他是人?是鬼?」
离开后的阿龙,正在想着小辣妹会出现什么表情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有人
接近。
「你这家伙,怎么因为一句说话就生气跑了?来,不要生气,我请你继续喝
酒!」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醉汉,看他的穿着,应该算是有钱人。
只是满身酒味,令人讨厌。只见他一手拉着阿龙,一手指着前面的酒家。阿龙心
想︰「这个醉鬼认错人了,不过也好,趁机会去见识一下吧。」
阿龙在酒店的包厢内坐了半小时,看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小姐,其中一人一直
在倒酒劝酒,她自己只是偶而喝上一小口,那醉汉却已经喝得两眼芒芒,看起来
随时会倒下去的样子,另一个小姐则一直在跟他闲聊。
实在待不下去了,便准备来个借尿循。在厕所门口的时候,看到另一个包厢
的小姐,披着长发,穿着同样的酒店制服,但只是薄施脂粉,单看脸蛋的话,媚
中带着清秀,十分可人。
只见那个小姐看到阿龙,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走过去跟阿龙说︰「先
生,能不能帮我个忙,带我出场,钱我自己付没关系。
至于原因,我等一下再告诉你,好吗?「阿龙回到自己的包厢,交待了两个
小姐后,便跟她坐计程车离开了。在计程车上,那个小姐只告诉阿龙她的真名叫
晓玲,便没有再说话了。
阿龙这时候才注意到她两眼布满红丝,唿吸沉重急速,但是又很用力的在忍
耐,便伸手过去为她把脉。她则报以微笑,并没有反对。把脉的结果是,脉搏异
常的急速,而且隐藏一股热流,依阿龙目前的经验,只知道那股热流如果不及早
处理,会对人体造成不小的伤害。
但是晓玲只是把手指放到阿龙嘴唇上,说︰「不管什么事,等一下再说」在
金山南路下车后,晓玲拉着阿龙走到一处大门前,说︰「我家在二楼,我跟我堂
妹一起住,她现在不在,你送我上去好不好?」
进了房子后,看到只有两个房间,米白色的家俱,看得出来,设计以舒适为
主。在阿龙的精神力感应下,真的就只有他们两人而已。门一关好,晓玲便已开
始微喘着说︰「刚刚我的客人大概在我的酒里加了春药,而且是很强力的春药,
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等一下你要帮我。」阿龙终于明白了,便点了点头。〃
「我从小就跟我爸学看相,也学武功,所以我可以压制着春药的药力,但是
这一次的药力太强了……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我不回来,一定
会被那几个家伙强奸。我爸去世前已经告诉过我,我今年会有大劫,如果找得到
贵人,就可以逢凶化吉……而且从此会事事顺利。」晓玲讲到这里,已经喘息不
已了。
「我上个月自己算过,到酒店工作的话,遇到贵人的机会最大……而刚刚我
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贵人……所以我才会请你带我出场……」一会儿后,
两人已经赤裸裸的在床上展开激战。在春药的刺激下,晓玲跪在阿龙的身上不停
的上下摇动,阿龙的两手则搓揉着晓玲晃动的双乳。也许因为有练武的关系,晓
玲的动作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分钟,不但不见疲态,更抓着阿龙的两手,用力的搓
揉自己胸脯。
刚开始,阿龙的心中也充满了欲火,特别在晓玲抓着他搓揉着乳房的手的时
候。但是几分钟后,他突然想到武侠小说中的情节,于是立即坐起来抱着她,再
反身压着她运功。才几秒钟的时间,晓玲便大声的呻吟起来了。再过了一下子,
一声长长的「啊」的叫声出现,晓玲颤抖的身躯也终于安定下来了。看着躺在身
旁昏睡中的晓玲,阿龙再次为她把脉,「唔!春药的热流消失了。哦!她的功力
蛮高的嘛!」
看到晓玲没事,阿龙也打坐调息了。再度睁眼的时候,只见晓玲还在沈睡当
中,侧睡的美人,曲线特别惹人。正当阿龙顺着晓玲的背部欣赏,目光落在她嫩
白的臀部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于是他便陷入了沈思。「你在想什么?那么入
迷。」
晓玲醒过来的时候,看到阿龙皱着眉头,便忍不住问他。「啊!你醒了,我
刚刚在想一个关于你的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阿龙的表情在严肃中带着
情意,晓玲只感到满心喜悦,便坐了起来,问是什么问题。阿龙便抱着她,并轻
轻的说︰「我在想,要怎么插你的屁眼,你才不会痛,还有插进去以后的后续动
作。」
「啊!你坏死了!」「这是帮你打通任督两脉最快的方法啊!而且照我估计,
你应该不会很痛!来,乖乖的转身趴着,放松身体,不用紧张。」看着阿龙认真
的表情,晓玲又惊又喜的红着脸,再看到那双充满了柔情的眼睛,晓玲便听从指
示,转身趴在床上了,但是紧张的心情却让身体怎么也放松不起来。
她从小开始练武,自然有听过传说中的「打通任督两脉」,但万万想不到自
己可以有这种奇遇,再加上听到说要插屁眼,心里直紧张得仆仆乱跳。阿龙这个
「贵人」也是「情人」的影子,从此便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中了。只见阿龙的手从
晓玲的肩膀爱抚着,慢慢往下移动,五道气机同时游移着。
当手指碰上菊花的时候,晓玲只是发出了「噫」的一声。阿龙先把一支手指
插进去,让气机在菊花内游走,另外的手指发出的气机则在菊花外游走。当感觉
晓玲的括约肌不再是紧绷着的时候,便运功到自己的下体去,他的老二马上便站
了起来。
阿龙再运气,他的老二却变细了,虽然长度仍然超过廿公分,但已经没有本
来那么粗壮了。阿龙好像满意了的点点头,便抓着那根小号棒球棒,慢慢往晓玲
的菊花插进去,晓玲则娇柔的哼了一声。当小号棒球棒完全插进去后,再抱着她
翻过了身。
这时候只见阿龙躺在床上,晓玲刖躺在阿龙身上,两人的下体仍然紧贴在一
起。「玲玲,收摄心神,灵台空明,以我的气机为气机,游走百脉。懂吗?」躺
在心上人的身上,又听到亲热的唿唤,再加上最后的一句「懂吗」,充满了温柔
体贴,晓玲点头后,便努力的去集中精神。
阿龙两手这时候也放到晓玲的小腹上,一手的气机由掌心直贯气海穴;另一
手则发出五道气机,配合香菇头所发出的气机,上下一起柔柔的挤压晓玲的任督
两脉。一个钟头过去,只见两人的身躯完全被一团白雾包围着。再一个钟头过去
后,晓玲的身体连震两下,身周的白雾便徐徐的开始飘散。
「玲玲,继续调息,越久越好。」阿龙说完便抱着她坐了起来。两人的下体
也已经分开了。
阿龙还把晓玲抱在怀中运功,只因为他发觉自己的功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
更为扎实,而晓玲的情况也一样,原因他也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思考的
时候,现在唯一该做的,是努力用功。阿龙调息完毕的时候,在气机唿应下,晓
玲也睁眼了,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抱着阿龙并送上热吻。
过了整整五分钟,纠缠不已的舌头才慢慢的分开。含情脉脉的看着阿龙,晓
玲说︰「你先去洗澡吧,让我来弄吃的,你想吃什么?」
阿龙把讨厌吃的几种菜告诉晓玲后,便跑到房间内的浴室洗澡了。随后,稍
为一运功,果然马上便全身干透了。令阿龙意外的是,晓玲居然煮了两碗泡面,
外加两罐罐头。「对不起!米跟菜都还没买,只有这些而已。」
「你居然……跟我说对不起,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看到阿龙转换着语气
讲这句话,晓玲心里感到甜蜜蜜的。「我一开始把你看成是我的」贵人「,也是
我的」情人「,不过现在我已经把你看成是我的」老公「了。」晓玲顿了一顿,
继续说「不过,我看得出来,你有不少女朋友,所以只要你心里记得我,偶而能
够抽时间陪陪我,我就很满足了。」
「傻瓜玲玲!看相我也会一点点,昨天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我跟你很有
缘,你放心,我对你的心永远不变!」「你今天晚上陪我回酒店辞职好不好?我
还要把摩托车骑回来。」「这有什么问题!而且我的摩托车也是停在那边。来,
先吃东西吧。」接下来的两三天,阿龙跟晓玲两人如胶似膝,白天的时候互相研
究武功,晚上则享受性爱的欢愉,日子过得十分写意。
由于两人的体质有异,修练的内功心法也不同,加上阿龙吃过浪花子的红色
丹丸,所以虽然同样是贯通了任督两脉,晓玲还是远比不上阿龙。这一晚,正当
晓玲享受到第五次高潮,而阿龙也一泄如注,两人搂抱着回味的时候,晓玲轻声
的说︰「明天开始是我的排卵期,有一段时间不能陪你了。」
「我又不是色中饿鬼,你担心什么?」说完便亲了她一下「哎!等一下,让
我想想!」这三天中,阿龙常常出现这种情况,每一次过后,他都会领悟到更高
层次的武功,虽然晓玲没办法完全学会这些层次太高的武功,但看着「老公」越
来越厉害,自然也高兴万分。
例如昨天早上五点多,阿龙拉着她骑车到河旁公园,练习他想像出来的「指
气」,空把十公尺外的大石头打碎。晓玲看着阿龙十只手指轮流发出无声无影的
「指气」,总共发出了近百发以后,才微微的有一点喘气,但自己却只能由拇指
和食指发出「指气」,而且才三十几发以后,便有点后力不继的感觉。晓玲对这
样的结果,只说了一句「这样就够了,就算对方拿枪都要输给我了,何况我还有
一个厉害无比的老公!」
这时候只见阿龙带着微笑的张开双眼,下体的棒球棒又站了起来,才那么一
下子的时间,香菇头便开始发抖,好像要射精的样子,但是抖了十来下后,棒球
棒不但没有射精,更慢慢的变细缩小。「玲玲,以后我可以不用射精就跟你一起
享受高潮了。」
看着晓玲似懂非懂的样子,便继续说「我让我的小头含着精液空转,不让」
他们「喷出来,这样我同样可以享受到射精时的快感。然后再把」他们「吸回去
…就像Turbo的原理,这样我的功力也可以有所增强,唯一要注意的是,大
概十次,也许七八次吧,必须要真的射出来一次,让那些杂质跟着射出来。懂了
吗?」「啊!太神奇了!你到底是天才还是神仙?」
「都不是!我只是一个真心爱你的人,你的老公。」
四天后,阿龙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更换手机的电池。尽管Nokia88
50的价格那么高,待机的时间却并没有特别长。才四天的时间,电池便没电了。
话说回来,当初他对他爸说Nokia8850的外型不错,可以配合他董
事长的身份,于是隔天他爸就立即买了一台,但是才过了一天,便说按键太小,
很不方便,还是他本来的小海豚928比较好用,所以阿龙的手机便从moto
rolla3688升级为Nokia8850了。「喂,小莉,你找我有什么
事吗?」
看到电话上出现小莉的未接电话,阿龙便马上回电。「人家想你而已呀!你
不打来,又把电话关了,我差点气疯了!」经过一番又哄又逗以后,小莉才不再
生气。
晚上十点的时候,突然接到阿山的电话,要阿龙赶快去救命。待问清楚地方
后,阿龙便马上骑车狂飙过去。二十分钟后,终于找到阿山了,在坐的还有一个
长得不错的女孩。「哇塞!你骑多快了,从罗斯福路到新庄这里才花二十分钟而
已,太夸张了吧!」
「哈!闲话少说,先介绍一下漂亮的小姐,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吧。」听
阿山所说,原来是他中午认识了她,名字叫作芷美。当他们在泡沫红茶店聊天的
时候,被她的前男友跟另一人看到,而且他们还跑过去羞辱她。
本来阿山想息事宁人,便拉着她结帐离开,可是对方却越来越过份。阿山一
怒之下便把他们两人都推倒在水沟中,再跟她跑去骑车离开。「想不到他居然找
到我的机车,而且还找来那么多人!大概因为这里是肯德基,他们不敢上来闹事
吧,不过他们现在围在楼下,你教我怎么办?!」
阿龙进来的时候,也看到有十几人叨着烟在门口附近徘徊,现在回想一下,
他们最少有十三个人,便叫阿山两人坐着,他自己先下去看看。过了几分钟,阿
龙回来说,楼下人来人往不方便,对方答应了到附近的工地再谈判。于是他们三
人骑着两台NSR,被前后共十一台的Dio包围着,浩浩荡荡的往工地去了。
阿龙离开前,跑到柜台处换了二十个一块钱,阿山便对芷美说︰「这是他的
毛病,一看到漂亮的妹妹,就跑去搭讪。」
只见芷美皱了皱眉说︰「怎么你一点都不担心似的,他们十几个都是常常打
架的人咧!还有心情开玩笑!」
到了工地的时候,管理员跑了过来,他们其中一人立刻说︰「雄哥的人在办
事,处理好以后就走,你不要管那么多。」看着管理员转身离去,他们其中五六
人随即从车上置物箱拿出刀来。没拿刀的其中一人说︰「小子!检了我的旧鞋子,
还把我跟我兄弟弄伤,拿个二十万来吧,否则有你好看!」
这时候阿龙用手拿着那二十个一块钱,说︰「你叫阿明是不是,你总共有十
三个兄弟,我送他们每人一块钱。」说完便把手中的铜板往那十三人的麻穴弹了
过去。
一眨眼,那十三个人便站着不动了。「你看你的兄弟,收了钱就马上停手了,
只剩你一个人,还想动手吗?」看着对方挥拳过来,阿龙借力使力的把他推得转
过了身,再笑着说。看到十三个兄弟姿势各异的站着不动,阿明吓得转身看着阿
龙,嘴巴抖着说不出半句话。
只听阿龙继续说︰「打电话给你们雄哥,问他几点可以到这里,否则你的兄
弟就要一整个晚上站着喂蚊子!」当听到阿明说他们雄哥马上赶来后,阿龙便跟
阿山与芷美两人解释刚刚他弹铜板的功夫。并且答应阿山,有空便把这「绝技」
教他。「厉害厉害!看起来小兄弟你的武功很高,一下子就点了他们十三个人的
穴道,我练功夫练了二十年,到现在还不会点穴呢!」
一个年约四十的魁梧男人,从刚开进工地的NewAccord下车后,看
了看那十三个人,便走到阿龙三人面前说话。「怎样?你认为该怎么处理,只要
合理的话,我可以看在你这手功夫份上答应你。」
既然对方阿沙力,阿龙便叫阿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来,经过那个阿明承
认后,雄哥便叫阿明道歉,并且答应不会再骚扰阿山与芷美两人。「唉!他们太
不知自爱了,一天到晚给我惹麻烦,这一次算我欠你的,以后有需要的话,随时
找我,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一定没问题!
学校终于开学了,阿龙读的是国际贸易系,班上女生的数目不少,但是长相
身材比得上晓玲的,却完全没有,也就是说,阿龙对她们没有特别的印象;除了
雨下得很大的三几天,他有开车到学校以外,平常都是以摩托车当交通工具;加
上他没有一般富家子弟的爱秀,衣着又十分普通;所以在同学的眼中,他只是一
个体育课表现很好的外宿生。
阿龙的第一个「女朋友」小莉,在刚开学不久,还有跟名龙发生过两场激烈
的「性战」,两次都在她极度的满足下结束。但是后来阿龙跟她说︰「你北一女
的功课那么重,怎么可以常常跑来找我!这样吧,下一次连续假期前,我们只保
持电话联络,你好好的读书,到了连续假期,我们再见面。好吗?」
看着阿龙认真的表情,小莉终于也嘟着嘴巴点头了。另一方面,晓玲的旧同
学在东区开了一间服装店,卖的是高价位的欧洲名牌女装,找了她过去帮忙,薪
水比一般的服装店来得高一点点。由于晓玲住的房子是她爸生前买的,收到的遗
产也有不少,加上她平常没有大支出,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跟她一起住的堂妹叫淑珍,念师大中文系一年级,她只知道她堂姊交了男朋
友,但是她还没有看到过阿龙。开学后的两个礼拜,阿龙都在这种平静的日子中
渡过。
这一天是礼拜六的下午,不用上课,所以阿龙跟同学约好,一起来到重庆南
路买参考书。其实是他同学想要买中文版本的经济学,只因为阿龙的英文程度不
错,所以就被拉着一起过来了。很幸运的,他们一下子就找到适合的,立即各买
了两本。由于时间还很早,两人便准备过去西门町闲逛。
这时候,阿龙突然想到上个月被自己「处罚」的三个女生,不知道还有没有
继续卖这些禁药,于是便决定晚上再来看看。当他们两人走到狮子林旁边,看到
三个画人像的画匠,都正在集中精神工作时,阿龙突然灵光一现,但是这一次的
灵光十分模煳,实际说就是他又想到一种特别的「武功」,但是却又想不出是什
么特别的「武功」。
他同学发现他突然盯着面前的人像,便说︰「这幅画的眼睛很邪!你怎么一
直在看?」
阿龙终于醒过来了,当听到「眼睛」的时候,他终于想到了。用精神力加上
眼神,就是所谓的「摄魂术」。表面上阿龙是醒过来了,跟着他同学一直闲逛,
沿路有一句没一句的陪他聊天,但是事实上他心中则一直在研究「摄魂术」。阿
龙回家后,运功调息到十一点多,便再去西门町找那三个女生,顺便试试看刚研
究的「摄魂术」。
到了那时候的窗户外面的时候,在精神力的感应下,听到又有人在吵架,不
过主角则换成了一男一女。「你最近在干吗?完全不让我碰你!」
讲话的男人十分生气。「我……我要跟你分手了,我要回学校读书,不要每
天过这种生活,而且我也不想再卖那些药了!」
听到那个女生的话,阿龙心里的反应是︰「原来她被男人骗了,不过怎么过
了那么久才决定呢!」「哼!被那个人上了,又那么听他的话,还要跟我分手,
你把我当什么!」「你讲话怎么那么难听!你,你干吗?放手!」
听到这里,阿龙知道不能拖了,再度用手上的气机震开锁头,跳了进去。这
时候只见那个家伙刚把手抓着女生的肩膀,还来不及回头看发出声音的窗户,阿
龙已挥手隔空点了他的麻穴和黑甜穴。
那个女生叫做Amy,三个月前考完联考,认识了这个小王,由于第一次给
了他,而且每一次做爱都觉得十分舒服,便迷迷煳煳的跟着他了。这里则是小王
的家,他家人都不在了。
「一直到上个月被你……跟你做过以后,我才清醒过来,想到我卖的是害人
的禁药,而且……你带给我的才是真正的高潮。我才后悔,为什么会跟了他,他
又没有对我很好,平常就常常骂我,特别是那时候我把药跟钱都丢了,他除了骂
我以外还打我,所以我才想跟他分手。」
Amy平静的说到这边,作了一个深唿吸,才抬头看着阿龙继续说︰「刚刚
我是心血来潮才敢跟他说分手,他平常有很多兄弟,我现在很怕……」「如果他
现在开始患了失忆症,应该就没什么好怕了吧!」
阿龙说完便走到小王身旁,解开他的穴道,凝神看着他慢慢睁开,还没有清
醒的两眼,施行「摄魂术」,并同时以「传音入密」的方法对他传话。据阿龙的
估计,对他这种没有完全清醒的状况施行「摄魂术」,效果应该会更好。果然,
后来当阿龙把他弄得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阿龙和Amy便立刻问他们是
什么人。
当然,阿龙看到「摄魂术」成功了,便马上再点了他的黑甜穴,并且以重手
法点了他的两肩肩井穴。在将近二十个钟头后,小王才醒过来,而他对阿龙和A
my两人的记忆,则已经完全被尘封起来了,而且由于两肩肩井穴曾被重手法点
过,醒过来后又没有好好治疗,从此便变成真的「手无搏鸡之力」了。
这全是后话,表过不提。跟Amy一起离开后,阿龙拉着她跑到附近的吉野
家,各自叫了一杯饮料。「你要继续读书吗?还是要找工作?」阿龙边摇晃着手
中的冰咖啡边问Amy。
自从修练了「穹苍五行八卦之术」后,阿龙了解到不管是烟或酒,还是其他
对身体有不良影响的食物,他体内的五行之气都会自动把那些「对身体有害的东
西」消化排除掉。反而是汽水的「汽」让他感觉怪怪的,并不是不能喝,只是那
种感觉让他不想喝而已。
「我考上中兴大学,不过只有上个礼拜有去上课,这个礼拜都没上过课。」
「刚开学的一个礼拜而已,没有关系呀,老师应该也不认得你嘛。反正你下礼拜
开始,乖乖的回去上课就好了!」「我同学都有看过他去等我下课,以后他们问
的话,难道要我照实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