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情色笑话

我和女友淫荡的一天(三)

我想了想,说道:“好吧,还有最后两个!”



“行,哪两个,我接招了!”



“晴,你知道不知道,虽然七年来我一直没有喜欢别的女生,也一直没有乱搞。但我正值青年,我也是有欲望的……”



“这我能理解,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由着你了,今天的补偿还不够么?”晴似乎没有责怪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每一次在宿舍,在家里,在厕所,在被窝,我都偷偷拿着你的相片,在打飞机,幻想着和你做爱……甚至……甚至凌辱你的样子。”说完,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晴。



“所以呢?”晴有些好笑的看着我。



“所以……所以我想让你穿我平时幻想最多的那身造型……”



“什么造型?”



“就是你每天上班的造型!”



“OL职业装?”



我点了点头,“不过要薄黑丝裤袜,别穿内裤。”



“好吧,我去换……”晴答应的很干脆,很快就进到了自己的卧室。



我耐心等待着,同时一边收拾着碗筷,当我收拾完两个碗的时候,晴已经踩着高跟鞋很潇洒地走了出来。



灰色的职业套装,黑色的薄黑丝裤袜,这永远是最经典的OL造型。我朝晴胯下按了按,果然没穿内裤,黑丝的位置按下去空荡荡的……



“你坐沙发上……”晴按照吩咐坐了下去,接着我掰开她的双腿,虽然裤袜是黑色的,但是因为太薄,仍然能够看到私处的那一抹阴毛。我忍不住摸了一把,然后按了按,充满弹性的丝袜就好像蹦蹦床一样,把我的手指弹了回来。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赶紧掏出小弟弟,这时候它根本不需要任何刺激,早就已经整装待发了。我把晴的双腿按到她的胸前,整个阴部便彻底的翘了出来。我把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往下一压,顺滑充满弹性的丝袜,瞬间让我小弟弟如同触电一般,痒痒的感觉久久环绕。我隔着丝袜继续摩擦晴的阴部,渐渐晴也开始有了喘息……



“快进来吧!”晴动情的勾引着。



“丝袜还没破呢,怎么进?”



“那就撕破呗!”



“我让你这么穿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鸡巴到底能不能干破丝袜!”我恨恨说道。



晴噗哧一笑,说道:“这丝袜质量很好的,你干不破的!”



“我不信!”我搬起晴的两只大腿,整个上身压到了她的胸前,下身找准位置,重重的撞了下去……噗,肉棒在刺到三分之二后,就再也刺不下去,被黑色丝袜紧紧兜住,超强的弹性,甚至有把肉棒挤出来的感觉。我不服气,再次啪地一下撞了下去,可结果还是一样……我开始发疯,疯狂抽插,次次用尽吃奶的力气,嘶吼着往下干……然后再次被弹起来。



虽然没有捅破,可这种被丝袜、肉壁包裹的感觉,那种回弹的感觉,都有着另类的刺激。我继续享受着,下身力道不减,不一会儿晴就放声浪叫了起来。



双方交战越来越激烈,只不过就在最高潮时,突然“噗哧”一声,我一插到底。丝袜破了!



“哈哈哈……”我得意的大笑了起来,“我就说肯定能干破。”



晴一脸无语,埋怨道:“那你还干不干的?”



“不干了,进行下一环节!”我坏坏一笑,说道:“你知道你当初拒绝我的时候,我脑子里幻想的是什么吗?”



“强暴我呗!”晴撇撇嘴。



“不对,我那时想掏出鸡巴射你一脸!”我不禁说出了心理话。



“你早上不是这么干过么?”晴哼了一声道。



“那不算,我想你眼睁睁看着我射你一脸!”我被拒绝的当时,确实很气愤,也确实想这么干。



“你……你牛X!”晴竖起了大拇指,还真是敢想啊,无奈她只好整理了下衣服,端坐起来,微微抬头道:“你来吧!”



“等等……”我想了想,拿起了桌上晴的手机,说道:“你给你弟打个电话……”



“做什么?”晴满脸疑问。



“问他什么时候回来,顺便祝你家人国庆快乐!”



晴想了想,确实要打电话问候下,只不过当她拨通电话后,我便提枪上马一下刺入她的阴道,疯狂抽插起来。



“啊……!没……没什么,弟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哦……哦……没什么,我就问问,我没事。”晴使劲掐了我一下,到现在才明白,我原来是使的这个坏。可我才不会饶她,反而越干越猛,搞得晴只能咬着自己的小手掌来帮助禁音,同时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妈……妈妈他们好……么?我……我祝……祝他们节日快乐……啊……!没……没什么,我看到蟑螂了。”



噗!



这时候,我终于干到最高峰,然后抽出鸡巴站在晴的正前方,疯狂喷射了起来……



一时之间,晴的脸上、额头上、发丝上、眼睛上、微张的嘴唇上、甚至连职业套装上都沾满了浓稠的精液。我心中大呼过瘾,趁着鸡巴没软,猛地塞到晴正在说话的嘴中,导致她后面的音符全部变成了一阵“呜呜”声。



“呜……呜呜……没……真没事儿……我……我在打蟑螂……好的,我还有事儿,拜拜!”说完,把手机一扔,晴嘟着嘴巴道:“我恨死你了!”接着,她从茶几上抽了几张抽纸,擦了擦脸上的精液说道:“现在总算完了吧?”



“刚才那只是一个呢,还有最后的一个!真的是最后一个!”看着晴满脸狼狈,我不禁有些心虚。



“行……不就最后一个嘛,老娘被你整了一天,也不差最后这一次!说吧,最后这个是什么?”



“最后这个……有点儿……有点儿……”最后一个确实有些变态,但真的很期待啊,只是我真不好开口。



“有点儿什么!说!老娘全身都被你插遍了,我就不信你还能整出什么花招儿!”晴气呼呼的说道。



“有点儿……不,是严重侮辱你的尊严……”说完,我脸跟火烧一样,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变态了。



“我在你面前早没尊严了。你说不说,不说拉到……”



“好吧,我说!”我挠了挠头,鼓起勇气,反正变态一次也是变态,再多变态一次也还是变态,反正都这样了,于是我说道:“最后一个……是……深喉灌尿。”



“你……你说什么?深喉灌尿?什么意思?”其实从字面上理解,晴隐隐约约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但她还是不敢确认。



“就是……就是用鸡巴插进你的喉咙,然后灌尿,你必须一滴不漏的喝完……”说完,我有些无地自容了,这么邪恶的事情都能说的出口,自己真是邪恶了。



“我……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从哪儿学来的?”晴满脸不可置信,这种事情,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我从春暖花开论坛看到的……确实……确实太邪恶了,还是算了吧。”我害怕这个已经触及了晴的底线,所以只好放弃。



晴低头思虑了很久,抬头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好!反正是最后一个,再变态我也决定满足你,不过我们得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眼前一亮,想不到连这么严重侮辱人格尊严的要求,晴都答应了,我心中感动得不能自以,别说条件,能为自己付出到如此的女人,我就是把命给她又如何?



“我们过几天就结婚!并且……结婚以后你一切得听我的!”



“好!”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那你先让我适应下深喉,我不太会这个。等我习惯了,你再……你再灌。”尽管晴已经彻底豁出去了,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还是不敢面对我,只是双颊绯红的盯着地面。



事不宜迟,我把几乎虚脱的小弟弟塞进了晴的嘴里,虽然今天射了很多次了,但小弟弟在晴湿润柔软舌头的挑逗下,还是很快就硬了起来……



“我们试下深喉。”我抱着晴的脑袋,试探性问道。见她点了点头后,我再猛地把她的脑袋按到胯下,直到她的脸部碰到我胯下的阴毛,龟头顶住她的喉咙深处,整根粗长的肉棒全部消失在晴的嘴里为止。就这样,没不到几秒钟,晴便开始了挣扎,可我却死死按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挣脱……同时肉棒也在享受着喉咙紧箍龟头,口水淹没棒身的超级享受。



虽然我很爽,可晴的挣扎却越来越厉害,我估摸着差不多了,这才猛地松开她的头。



“咳咳咳……咳咳……”晴一阵剧烈咳嗽,口水哗的一下全部流了出来,连成一大片。我让她喘息了一会儿后,便说道:“再来一次。”



“等会儿,让我喘会儿气!”说着,晴深呼吸了几口,这才对我点了点头。



接着,我再一次把她死按在胯下,肉棍毫不客气的顶着她的喉咙,恨不得一下子把她的喉咙彻底刺穿。这一次,晴没有开始那样挣扎得厉害,坚持的时间也久了一些。直到第三次后,我的尿意来袭,而且我也觉得差不多了。喝了大碗面汤,憋了一整天的尿液终于尽数从膀胱释放出来,如洪水般通过马眼朝晴的喉咙深处射去。



这时候,晴也知道现在已经正式开始了,尽管她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适,但她还是控制这喉咙“咕噜咕噜”接受着我的全部尿液……在这一刻,我突然觉得用这种方式排泄撒尿,直接射到心爱人的喉管,看着心爱的人把自己的尿液全部咕噜咕噜喝下去的那种感觉,简直比射精还要畅快!



这一泡尿撒了很久,我甚至怀疑晴那小小的肚子,是否能装下我这么多的尿液。而且,我非常享受耳边传来那“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尤其是联想到这咕噜声是在吞咽自己的尿液时,肉棒上更是情不自禁颤抖起来。当所有尿液尽数浇灌完毕时,我居然神奇般的射精了,精液尾随我的尿液,倾数射入了晴的喉咙。



“太爽了!”我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嗝……!”被灌了大量尿液的晴,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儿。



直到现在,这荒唐的一天才终于结束了。



后来,我也很守信用,马上和晴选了好日子结婚了。



结婚后,我更是事事依着晴,有好吃的好玩的也让着晴,加以百倍、千倍的疼爱着晴……



只是,从那以后,我和晴的性生活,就只剩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做爱体位,甚至连口交都很少。这让我更加怀念那天荒唐而邪恶的一天,那是我人生中过得最爽、最幸福的一天!